• 周三. 4 月 24th, 2024

二战前线3无敌选关版(二战的参战国里哪几个国家的军纪最差)

admin

8 月 19, 2023

二战前线3无敌选关版,二战的参战国里哪几个国家的军纪最差?

说真的,二战中,除了领导下的八路军和新四军本着人民战争的原则搞军民鱼水情、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它各主要参战国家的军纪都不咋样——很简单,军队的性质是什么,是具有阶级性质的武装暴力集团。兵荒马乱的年代+总体战与民族复仇战争=各主要参战队普遍都存在着征收军税(说白了就是强拿硬要)、现地调达(说白了就是抢劫补给)、扰民虐民(说白了就是奸淫烧杀)的现象——的军队就不消说了,一场第二次世界大战愣是被吃兵肉喝兵血的长官们打成了三十年战争;美英盟军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自由法国的部队在法国的时候就开始伴随着普遍的对于所谓“法奸”的清算和对跟德国人睡过觉的“法国”的。美军进入德国之后更是开始了名正言顺的“征服者”“占领者”生活,一块巧克力或者一双诱奸个德国妹子什么的似乎也不是个大事,至于美军对德国战俘的行径,去搜搜莱茵大营吧。

 

除了这几个国家,苏军和日军的情况相对比较复杂一些。苏军尽管也是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下的工人阶级的军队,但是由于三个因素,一是卫国战争前期军政素质较高的老兵与军官大量阵亡或被俘,后期不得不补入刑事犯和苏联社会上的二流子参加红军,这批人无疑拉低了红军的纪律水准。二是苏联红军的政委制度相对较弱,政委并不像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的党-军二元体制中的党委领导与军纪长官,更类似于做动员的军政副长,在战场上往往带头冲锋并造成了极高的伤亡率,在被俘后也会因为党员的身份而被三德子当场处决。政委制度的缺位与不完善导致了苏军在执行军纪方面容易出现“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的现象。三是人极端崇尚血亲复仇、以牙还牙的民族传统,三德子入侵苏联的时候一片焦土地推进过来,那人打回德国的时候当然也要一片焦土地打回去,好让这群不知好歹的德国佬也尝尝流血的滋味。所以说,苏联红军的军纪不太好,应该主要是民族传统和执纪不严的锅。

而日军的军纪极差,主要有赖于两个因素,一是相对的战争心理。正如主席所言,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日本是一个由资产阶级化了的封建主建立起来的新兴帝国主义国家,它的资产阶级性质决定了它会像老牌帝国主义国家一样拓展殖民地和攫取势力范围,而它的封建主底色则决定了它的战争会蒙上一层封建时代战争的血腥与残酷。日军所到之处、屠城无恶不作,很大程度上可以被认为是这种封建时代战争的残余。同时日本身为当时亚洲最先进最发达的国家,爆棚的民族优越感与“惩膺暴支”的胡言乱语更使得日军的军纪糟糕十倍;二是日军本身后勤/兵站部门就属于战争准备中的弱项,由于日本国内战场狭窄,攻击距离极短,日本军队似乎从来就没有认真考虑过在纵深广大的区域内如何遂行战役,如何确保战役中的物资、粮秣、弹药补给。因此日军在战争准备中对于后勤补给的安排往往只有四个字:现地调达。说白了就是明抢了。因此日军军纪方面的问题也可用四个字来形容:名存实亡。

不过说到底,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军纪最差的部队,当仁不让地应该把帽子扣到猿首麾下的德军将士(尤其是东线)头上——记得有位大佬编过顺口溜:“德军将士个个要牢记,劣等民族统统要枪毙”。德军在东线作战不到4年(1941年打进苏联境内到1945年初被红军反推出国)就造成了1740万苏联平民死亡,其中1943年8月红军强渡第聂伯河战役法西斯德军从乌克兰败退的时候就伴随着一路上有计划的与毁灭,一共造成了起码150万乌克兰平民死亡。有人曾经做过计算,纳粹德国在苏联境内造成的死亡相当于苏联人每天都在遭受相当于日均杀人数那么大的损失——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德军那是正儿八经地把杀人(主要是杀所谓的劣等民族)当做事业来做,而且做的“非常不错”。

二战时期日军也有狙击手?

感谢悟空邀请!

 

狙击手,自从发明以来经过了几百年的发展,如今已经成为特种作战行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躲在暗中狙杀关键人物,就好像古代的刺客一样,狙击手在很多战争中都有着决定性因素。

在漫长的战争历史中,许多国家都诞生出著名的狙击手,特别是二战中德国和苏联都有众多王牌狙击手,例如狙杀至少242名敌军的苏联瓦西里·扎伊采夫、击杀345人的德军头号王牌马豪斯·海茨瑙亚等等。

那为什么日本还是没有王牌狙击手?

狙击手,自从发明以来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如今已经成为特种作战行动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躲在暗中狙杀关键人物,如同古代的刺客一样,狙击手在很多战争中都有着决定性因素。

在漫长的战争历史中,许多国家都诞生出著名的狙击手,特别是二战中德国和苏联都有众多王牌狙击手,例如狙杀至少242名敌军的苏联瓦西里·扎伊采夫、击杀345人的德军头号王牌马豪斯·海茨瑙亚等等。

中国神张桃芳至少击杀214人

“白羽毛”卡罗斯·海斯卡克击杀93人以上,他曾用装瞄准镜的M2重机枪击杀2286米的敌人

美国在越战中也出现了诸如“白羽毛”等著名狙击手,即使是轻武器较为落后的中国,也在朝鲜战争中出现了张桃芳这种击毙200多人的神。而日本兵一直以枪法精准著称,但为什么却没有出现王牌狙击手?

右上为日本狙击手形象

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狙击手需要几个基本素质,首先要枪法好,日军在二战中射击水平普遍较高,因为日军在射击训练上对精度有着近乎的要求,以关东军为例,他们要求对300米外的伏靶(只有人头和双肩),不仅5发要全部击中,而且还至少要有三发是集中在一个拳头大小的面积上。

日本新兵训练

达到这个程度后,就是限秒射击。最初是限在4秒以内击中300米外不知从哪里露出来的靶子,其次是限2秒。这也做到后,就戴上防毒面具快跑30米,接着进入限秒射击。如果完不成就会遭到老兵的殴打和训斥,并且打不中就不准吃饭!按照这个标准训练出来的日本士兵,几乎人人都是狙击手。

那为什么日本还是没有王牌狙击手?

二战中的日本狙击手

狙击手的第二个要素是头脑灵活,能有效的隐藏和伪装自己,被发现后能够安全的撤出阵地。一个成功的狙击手在射击敌人之前,一定会提前规划好自己的撤退路线。在很多狙击手册中,都不提倡狙击手爬上树或者高塔这种虽然视野好,但不容易撤离的狙击点。(电影《拯救大兵瑞恩》中的那位左撇子狙击手就是这么死的)

正在爬树的日本狙击手,这有违狙击手的常识

但是日本在二战中后期的不断溃败,东南亚和太平洋战场上的日军普遍开始和神风特攻队一样采取一种“绝望战术”,他们的狙击手把自己绑在茂密丛林中高高的大树上,专门狙杀中国远征军和美军,这些日本狙击手把自己绑在树上是为了保证即使中弹受伤也不会从树上掉下来,仍然可以继续战斗直到死亡。根本没想过要逃走,也无法逃走。

上树视野确实很好,当年曾狙杀了大量远征军

但是一旦被发现就死路一条,电影《风语者》截图

他们把大树当成固定狙击点,的狙击手会爬上树替前一位松绑,然后让对方再把自己绑起来才会离开,这种战术非常疯狂,中国驻印远征军称之为“式火力点”。后来发现日军这一规律后,在战斗和行军中只要发现前方有高大的树木,我军和美军都会先用机枪扫射一遍。有时便会从树上掉下来一个日军,然后被绳子悬在半空中。

蹲在树上的日本狙击手

日军狙击手还有一种战术叫“敌后堡垒”,就是挖一个简单的单兵坑,日本兵一到两人躲在里面,上面放上伪装盖,当中国远征军或者美军进攻时并不开枪,而是等到军队经过后,再从背后突然开枪,使军队前后受挫撤退。但军队撤退时,肯定会先解决掉这些背后的“敌后堡垒”。所以基本上也是一种“战术”。美军经常会用手雷或喷火器一锅端。

日本虽然有很多枪法出色的狙击手,但是他们基本上都没能活过几场战斗便会阵亡,珍贵的狙击手在日军手里就像抽纸一样被当作一次性用品消耗掉,也正是因为如此,狙杀大量敌人的日本狙击手无法将实战中总结的狙击经验传授给下一代新兵,所以整个二战下来,日本基本没有出现什么王牌狙击手,即使有,也没等他们发挥出来就死了。

令人畏惧的中国56式三棱刺刀?

三棱刮刀或者说三棱军刺,自从李连杰演的《中南海保镖》一片上映后,原来用作工厂机械加工生产制造用的三棱刮刀便辗转流落到了小混子的手上,变成了他们争强斗狠胡作非为的扎人工具

 

甚至在网上还流传着关于这三菱刀形形色色的种种流言,例如

国产56式三棱刺刀是一款棱型刀,有个让人生畏的名字叫“战俘刀”刀身呈棱型,三面血槽。是战后清理战场,用来处死未死敌军和清理战俘的。战俘刀(三棱军刺)《日内瓦公约》禁止战俘,所以“战俘刀”也就不用作清理战俘了它的设计是以刺和放血为主,劈、挑、削的功能较弱。刺入以后,通过血槽迅速将空气引入空气在体内形成大量泡沫,阻塞住血管只需刺入任何部位8cm左右就可使敌手即刻毕命而且在消除负压的体腔内将刺拔出,毫不费力。这是异常实用的杀人利器56的刺刀的早期型号,(包括56半和部分五六自)由于使用磷化处理表面代替了烤蓝。冶炼时出于金属性质的需要加入了一定量的砷元素(完整的成品军刺是无毒的),在战场上表面的磷涂层磨损后暴露出含有砷的钢体,即使只擦伤敌人的皮肤也很难愈合。56的刀口事实上没有专门的喂毒。它直接安装在枪上,可以折叠收起但一般不拆下来使用。它没有扁平的刀身,只有三棱的刃口,只能刺不能砍,因此被称为刺而不是刀。大头刀上也有血槽,但效果与三棱刺相比有所差距。因为三棱刺的威力更多地体出它的三棱结构。刀身呈棱型,三面血槽。整刀经过热处理,硬度极高,可穿透普通的防刺服,一旦刺破皮肤则伤口很难愈合。刀身带有枪环和底座,可上于56式半自动和56-1、56-2全自动上。刀身经过去光处理,刀身呈灰白色,不反光.可以轻易的刺穿2个成年人的胸膛.据特种老兵讲被刺进身体八厘米立刻死亡,伤口医生是缝不了的,因为不管你怎么缝都有一边缝不上,而且出血极大,它还有个名称”放血刀”1.血槽除了放血外,更重要的是有利于进行下一动作。三棱刺是在刺进入后,血液随血槽排出,肌肉收缩时无法贴紧刺刀面而不会“吸”住刺刀,这样刺可以从容的从拔出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如果没有血槽,因为血压和肌肉剧烈收缩,刺会被裹在内,这样的话拔出刺就会很困难,影响士兵的进一步的动作。相信任何士兵都不愿意因为拔刺刀而浪费时间。2. 三棱刺刀扎出的伤口,大体上是方形的窟窿,伤口各侧无法相互挤压达到一定止血和愈合作用,而且,这种伤口无法包扎止合(即不好做最初的应急处理)。如果内部存在着肌腱断裂或是血管破裂,你缝合表面又有什么意义?3、看过李连杰的《中南海保镖》的都会留下深刻印象,刺入以后,通过血槽迅速将空气引入。空气在体内形成大量泡沫,阻塞住血管。只需刺入任何部位8cm左右就可使敌手即刻毙命,而且在消除负压的体腔内将刺拔出,毫不费力。

真的是这样吗?

我挑重点详解

它的设计是以刺和放血为主,劈、挑、削的功能较弱。

三棱刺刀没有开刃,非常钝,纯粹是一个大羊肉串棍,只能捅不能切割,我在小学参加爱国教育时,曾经以为56半上的刺刀是银色塑料做的,那东西一点切割能力都没有

以上是高清特写图,你会有疑问,刺刀没开刃怎么杀人,事实上日本的38大盖上用的30式刺刀也是没有开刃的,在二战时有日军私下给刺刀开刃还被军法处置了

56式半自动所用的折叠式棱刺严格来说是一种“变截面”刺刀,后半截才是三棱形,末端是圆柱形,而前端则是扁平的鸭嘴状,既没有“尖”也没有“刃”,根本谈不上“锋利”。当然,这种“钝”刺刀容易造成撕裂伤,杀伤力的确是相当可观的,不过刺杀时要比刺刀更加费力。

大多数刺刀都在刀体上开设有两条或更多的纵向槽,这就是通常所称的“血槽”。为什么刺刀上要开设血槽?这是因为刺刀刺入后,由于疼痛和异物感,肌肉会本能地进行收缩,紧紧包裹住刀体,加上充满血液的伤口对刺刀的吸附效应,会使得刺刀不易拔出。而有了血槽之后,血液就可以顺着刀身流出,而空气则沿着血槽进入,减少了伤口组织对刺刀的粘附作用,从而使得拔刀更加顺畅。可别小看了拔刀的瞬间,在激烈残酷的白刃格斗中,这也许只有半秒钟的时间就可以从容回身,应对身后扑来的另一个敌人。

这一段根本就是瞎扯,所谓的血槽的实质作用三个,一是减轻刀身的重量,二是调节重心

第三个作用是起到加强筋的作用

有人会说受伤后肌肉和血液会夹紧刀片

我纳了闷了,你血和肉是502胶水还是水泥?

什么样的组织切断了在断口还能产生夹紧的力夹住光滑的刀片?

你们现在就可以做一个实验,用一只沾水的手抓紧塑料尺或者铅笔,想想下你那力大无比的伤口能不能做到和你手一样的程度

56的刺刀的早期型号,(包括56半和部分五六自)由于使用磷化处理表面代替了烤蓝。冶炼时出于金属性质的需要加入了一定量的砷元素(完整的成品军刺是无毒的),在战场上表面的磷涂层磨损后暴露出含有砷的钢体,即使只擦伤敌人的皮肤也很难愈合。

说刺刀上“镀有水银”,另一说是刺刀在制造时“涂有毒药”,其理由是刺刀伤较战伤相比,更容易溃烂而且很难愈合。虽然乍听之下有点道理,但上述说法只是以讹传讹。水银是汞的俗称,虽然汞蒸气和某些汞化物有剧毒,但它在常温下是液态,根本“镀”不上刺刀,只是早期制镜业有在镜上涂覆汞以形成金属汞齐的工艺,“镀”水银之说正是从此附会而来。那些银光闪闪的刺刀表面上是另一种金属——铬,它是不锈钢的主要成份,镀铬是为了增加刺刀表面的硬度和耐蚀性。虽然有些铬盐有毒,但它们多数不溶于水,而且铬本身在常温下极为稳定,很难生成化合物。至于“涂毒”之说更是无稽之谈。即使是剧毒的氰化物,致死也需要20毫克的剂量,同时也没有能够在刺刀表面长期有效保持这些毒剂的手段,无论从成本、有效性还是从道义上考虑,都根本没有这样做的必要。至于为什么有些刺刀的表面呈蓝黑色,有些呈淡灰色,那只是为防止锈蚀而采取的表面处理工艺不同,蓝黑色是“发蓝”工艺的结果,而淡灰色的那种处理则称之为“磷化”,这些处理工艺在日常生活中多有应用,也都是无毒无害的。现实中刺刀伤难愈合的现象的确存在,但罪魁祸首不是所谓的“毒”,而是刺刀上的油脂。为防止生锈,通常情况下保养枪械时都会在刺刀等金属部分表面涂抹一层矿物油,在刺入后,刀上的油就会残留在创口上,阻碍组织的再生,使得伤口经久不愈。而且在野战环境下,刺刀上还往往带有泥土、砂粒及火药残渣等异物,或者带有破伤风杆菌等微生物,进一步增加了伤口感染的可能性。

还有就是说三菱刀的伤口是类似奔驰车标的放射形,医生难以缝合

医生是怎么处理枪伤的?别告诉我枪伤比你刀伤还难以治疗

有没有哪首歌?

#有没有哪首歌,自己听了之后,热血沸腾?#

 

这个问题襄阳俏胖姐回答你。

有。这首歌就是《我和我的祖国》

《我和我的祖国》是张藜作词、秦咏诚作曲、李谷一原唱的爱国主义歌曲,创作和发行于1985年。

2019年6月17日,该曲入选中宣部评出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优秀歌曲100首”。

《我和我的祖国》这首歌曲歌曲共有167 个字。

我和我的祖国

一刻也不能分割

无论我走到哪里

都流出一首赞歌

我歌唱每一座高山

我歌唱每一条河

袅袅炊烟 小小村落

路上一道辙

我最亲爱的祖国

我永远紧依着你的心窝

你用你那母亲的脉搏

和我诉说

我的祖国和我

像海和浪花一朵

浪是那海的赤子

海是那浪的依托

每当大海在微笑

我就是笑的旋涡

我分担着海的忧愁

分享海的欢乐

我最亲爱的祖国

你是大海永不干涸

永远给我碧浪清波

心中的歌

《我和我的祖国》作品采用了抒情和相结合的笔调,将优美动人的旋律与朴实真挚的歌词巧妙结合,表达了人们对伟大祖国的衷心依恋和真诚歌颂。

该曲歌词以第一人称的手法诉说了“我和祖国”息息相连、一刻也不能分离的心情,作者将“我”和“祖国”比喻为孩子和母亲,又将“祖国”和“我”比喻为大海和浪花,这两个具象而生动的比喻,准确又动情,表达了个人和祖国之间,亘古不变的情感。秦咏诚在力求获得准确、生动的音乐形象的同时,十分懂得生活中的语言节奏与音乐中旋律节奏结合的规律,在使听众听得清、听得懂的基础上,保持了应有的线条美和律动美,从而创造了楚楚动人的音乐形象和丝丝入扣的情感表达。

《我和我的祖国》生动形象地表现了每个人和生他养他的祖国的血肉联系,在词曲结合上“恰到好处”,是一首具有永久魅力、深受人们喜爱的抒情歌曲。

98 抗洪、汶川地震、2003 年非典、也门撤侨、2020 年抗击新冠肺炎等,每一次大的灾难,党和国家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奋勇斗争,都取得了伟大胜利。没有坚强的中国党的领导、没有强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没有纪律严明的人民军队、没有团结拼搏的中国人民,这是不可能的。特别是这次抗击疫情,中外对比我们会发现,没有一个政党和国家像中国党和中国政府这样,将人民的生命和健康放在第一位,举全国之力抗击疫情,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这充分体现出了制度的优越性。再看看国外的政党和政府,不是甩锅、互相指责,就是不作为,有的国家干脆放弃。每当听到《我和我的祖国》我会热血沸腾,看取得的一个个伟大成就,我更爱我的祖国,我更爱中国党。

德军有几个集团军?

从军事专业角度,问题应该是“德军出现过多少个集团军的番号”,因为二战时期的欧洲战场尤其是苏德战场都是大兵团会战,集团军级部队被歼、新建和番号转移是家常便饭,而不是所有集团军的番号与部队同时存在的。

 

(曾任第11集团军司令曼施坦因)

比如保卢斯的第6集团军,在法国战役时期的番号曾是“第10集团军”,而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上到司令官下到90000残兵都成为了俘虏,这个集团军实际已不复存在,但是希特勒很怀念这支精锐部队,其后重建了两次,这样就比较混乱了。

综合统计,整个二战期间纳粹德军共编组了33个集团军的番号,兵种分类也比较杂乱,基本可以分为:普通的步兵(合成)集团军、党卫集团军、装甲集团军、党卫装甲集团军、伞兵集团军和山地集团军六大类。

(曾任第4集团军司令克鲁格)

其中国防军带有序列番号的集团军有20个集团军,番号排到了数字第25,但缺编第5、第13、第20、第22、第23五个集团军的番号,另有驻防北欧的“挪威集团军”和战争后期在意大利北部成立的“利古里亚”集团军,共计22个步兵(合成)集团军的番号(特别要强调番号)。

至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时,德军共组建了四个“装甲集群”,在部分欧洲电影或者文章里也译为“军团”,这四个装甲集群在第二年升格为“装甲集团军”,序列番号仍然是从1到4。

(第6集团军司令保卢斯)

隆美尔的非洲军后来被升格为“非洲装甲集团军”,1942年底为挽救北非战局,又临时组建了第5装甲集团军,在突尼斯被歼,但这个番号后来又出现在阿登战役期间,由西线装甲集群升格而成,1944年盟军诺曼底登陆后,德军在西欧战场上再组建第6装甲集团军。

同时,党卫军在欧战后期编组了党卫第6装甲集团军和党卫第7装甲集团军的建制,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迪特里希的党卫第6装甲集团军是由国防军“第6装甲集团军”改编而来,虽然作战序列稍有调整,仍然得视为一支部队,总结来说,二战时期纳粹德军共出现了8个“装甲集团军”的番号,虽然有个番号重叠,却同样有个番号重建,仍然还是八支部队。

(第4装甲集团军司令霍特)

武装党卫军还有一个“党卫第11集团军”的番号,组建于1945年2月,在德国北部参战。1945年5月投降,集团军总司令为费利克斯·施泰纳。因此,武装党卫军共有三个集团军的番号,其中两个装甲集团军、一个步兵(合成)集团军。

德国空军编有一个“伞兵第1集团军”也参与了地面战斗,在意大利北部、在阿纳姆都曾经让盟军闻风丧胆,赠送绰号“绿色魔鬼”。它是1944年初,由德国空军第11航空军司令部改编而成的,最初只作为训练司令部。1944年秋升格为作战集团军,首任司令官是号称“德国伞兵之父”的库尔特·斯图登特将军。

(伞兵第1集团军司令斯图登特)

单独列出了一个“第20山地集团军”,虽然也属于国防军战斗序列,但比较是特殊兵种,该集团军的前身是德国在芬兰北部组建“拉普兰集团军”。1942年夏改编为德国第20山地集团军。1941年至1944年,在苏德战场北部的摩尔曼斯克地区作战,战争后期撤入挪威北部直至投降。

集团军是二战德军的重要“战役级兵团”设置,一般下辖两个以上的军,再由两个以上的集团军组成“集团军群”负责某一战略方向上的战事。战争期间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德国一共组建了19个以上的“集团军群”司令部,但其中若干番号是重复的,要根据具体时期加以区分,比如进攻苏联时分为南方、北方和中央“集团军群”,后来则变成了以英文字母排序,与本题无关就不展开了。

(第5装甲集团军司令曼陀菲尔)

二战德军的“集团军群”总司令一般由陆军元帅级别的军官出任,比如隆美尔元帅在西线的“B集团军群”、凯塞林元帅的“G集团军群”、龙德施泰特元帅的“南方集团军群”等。

因此,类推下来集团军一级的司令官大多军衔为兵种上将或一级上将(大将),比如霍特、曼陀菲尔和武装党卫军的迪特里希等等,曼施坦因一级上将就是在第11集团军司令任上,因攻克塞瓦斯波托尔而封帅,不久晋升为集团军群总司令。

(B集团军群总司令隆美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