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1st, 2024

马克思谈爱情——我们的祖先是如何谈论情感问题的.doc

祖先们如何讨论情感问题? 如果您好奇,请做一些研究; 也请好心人帮忙提供信息。 1.马克思: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 在任何社会,妇女解放的程度是衡量普遍解放的自然标准。 这一代的男人永远不会用金钱或者其他社会权力手段来收买女人一生的奉献,女人也不会再出于真爱之外的一些其他考虑,或者担心经济后果而对男人做出承诺。 如果拒绝向所爱的男人做出承诺而维持婚姻是道德的,那么婚姻本身也应该是道德的,即源于爱。 马克思说过一句名言:人与人之间直接的、自然的、必然的关系就是男女关系。 从这个关系中,可以判断一个人的整体教育水平。 恩格斯对爱情做出了明确的论述:爱情是“人与人之间建立在相互倾慕基础上的关系”。 他描述了这种关系的三个特点:第一,爱是建立在所爱之人的相互爱的基础上的。 ,女性和男性处于平等地位; 其次,爱是一种强烈而持久的感情。 如果双方不能结合或分离,那将是极大的不幸。 为了彼此结合,双方都愿意冒很大的风险。 甚至冒着生命危险。 第三,爱情是评价两性关系的道德标准,即只有因爱情而发生的两性关系才是道德的。 基于这样的思想,人们对爱情有了一致的科学认识:所谓爱情,是指男女基于一定的物质基础和共同的生活理想,在心中形成的对彼此最真挚的钦佩。 并渴望对方成为自己的终身伴侣,拥有牢固、稳定和专属的关系。

看来这样的理解并没有什么争议。 马克思主义认为,爱有两个属性:一是自然性的,二是社会性的。 一般来说,当一个人发展到一定阶段时,自然会对异性产生渴望。 人类依靠这种表现来繁衍和延续种族。 这是人类的自然属性。 这种追求异性的生理要求,是爱情的天然前提。 马克思主义者承认爱情中含有性欲的成分,并认为爱情只有发生在异性之间才是合理的。 同性之间的爱或自爱是不合理的,因为它违背了人的自然属性。 从爱的自然属性来看,爱可以称为性。 但马克思主义者也认为,爱还包含社会属性,即爱是人类崇高的精神生活,是完整的生理、心理、审美和道德情感体验。 而且,爱情的发生受到多种社会因素的制约。 因为人们对异性的需求不是以简单的自然方式进行的,而是以复杂的社会方式进行的。 它要求双方在思想、情感、性格等方面保持一致,要求双方共同承担社会责任和义务。 爱不能简单地简化为性欲。 它是一种先进的精神生活,蕴含着丰富的思想文化内涵。 (寻找伴侣有很多要求。) 从爱情的社会属性来看,爱情才叫爱情。 因为爱的社会性,一方面说明只有人类才能有爱,动物不能有爱; 另一方面也说明,爱不是无师自通就能学会的,也不是随着身体成熟而自然而然的。 它必须在后天的教育中形成。

所以,爱情的意义不仅仅局限于男女之间的私人关系,而是可以作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成为真正的人的标尺。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说“从两性关系中可以看到人类文明和教养的全部水平”。 因此,爱的本质应该是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统一,性与爱的统一。 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对爱的理解。 单纯追求性欲的满足,不能称为爱情; 如果单纯追求精神满足而脱离了性的要求,也不是真爱。 将爱简单地归结为自然属性的观点,实质上抹杀了人与动物之间的本质区别。 按照这个逻辑推论,动物也有爱,也可以恋爱。 鲁迅先生批评这简直是“亵渎”。 2、马克思:情感存在就是“活的个体的存在”的意义。 马克思对自由意志的考察主要集中在人类情感空间的发展、感性的存在以及人类情感与生命自由之间的联系。 马克思指出,人类社会的首要前提无疑是活的个体的存在。 “物种的全部特征和物种的共性特征在于生命活动的本质,而人类的共性特征恰恰是自由的、有意识的活动。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96页)马克思非常注重个体生活本身的自由,“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所有人自由发展的条件”。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一卷,第294页)马克思重视人在生活世界中的直接存在,注重精神、整体、情感。

在他看来,生命形态的多样性和每个人情感的“丰富性”无疑是人类生命存在的必要条件,而“感受人类幸福”的审美实践与人类的自由意志密切相关,与人类的自由意志密切相关。自由的生存活动。 “生命的乐趣”、美的情感,总是与“生命的自由表达”相关。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38章在马克思的理论中,只要涉及到情感问题,就必然存在生命的自由意志。3、马克思:真诚的、非常理性的友谊是人生的无价之宝马克思说:“人类的生活离不开友谊。”西方哲学中有一句名言:“人是理性的动物。”所谓“理性”是一个含义广泛的概念,但它有最基本的含义,指的是人的智力能力,后来演变为认知能力,今天人们称之为“智力”。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现代,以至于当人们讨论现代社会的“现代性”时,他们情不自禁地把它和理性主义联系起来,这是有道理的。西方还有一个传统,那就是“人文主义和经验主义”。17、18世纪出现了一批思想家,比如卢梭、狄德罗、休谟等人普遍关心和重视人的情感问题,认为情感与人的道德息息相关; 后来叔本华等人甚至把情感,尤其是“同情心”,作为道德的共同基础。 这一传统看似与理性主义传统“对立”,但实际上却是相辅相成的。 。 直到康德出来划定了“认知理性”(理论理性)和“实践理性”的界限,争论才有了“结果”。

但这个“结果”并不意味着问题得到解决,而是新争论的开始。 首先,虽然康德本人提出了“道德情感”问题,但由于西方长期以来的情感与理性分离的传统(康德并没有克服这一传统),他无法建立理性主义的道德哲学,即道德形式。 上学时,我把“道德情感”排除在道德理性之外,认为“道德情感”只是心理的、经验的,不能成为道德形而上学的基础。 其次,从康德哲学到现代西方哲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和分化。 其中,现代分析哲学(以艾耶尔、卡尔纳普等人为代表)批判了康德的形而上学,但提出了“情感伦理学”。 情感与理性的问题。 “理性是情感的‘过滤器’和‘修养液’,自我与他人共存于世。当人的情感和心态缺乏时,对幸福、和谐、满足等的理解程度就会降低。”人格被削弱,自我就会缺乏与他人的关联,自我的理性思维就会变得无力;而如果让理性支配人的情感,就会导致情感被理性消灭,从而杀死人。人性中的自由创造精神,不利于情感建构中自由机制的完善。情感思维作为平衡生命的内在重要组成部分,应该体现理性的要求,而理性思维也应该以情感为中介。理性可以帮助人们控制过度的欲望,树立正确的价值观,帮助人们摆脱情感原有的盲目性,当理性成为情感的“过滤器”和“文化液”时,情感就会温暖而真挚。

4、马克思:“交往是人类不可避免的伴侣”。 社会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直接交往关系是在人们相互交往的基础上形成的。 人际关系就像心理的桥梁和纽带,表现出人与人之间的心理距离。 这是一个复杂的社会现象。 它主要由三个心理因素组成:认知、情感和行为。 认知是人际关系的前提,表现在人们是否相互肯定或否定; 情感是人际关系的主要调节因素,表现在人们是否喜欢对方。 行为是人际交往中的一种沟通方式,表现在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远近。 人际关系错综复杂。 个体之间存在着关系,比如同学、恋人等; 个人与群体之间存在关系,如个人与家庭、个人与群体之间的关系;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看,人际关系分为血缘关系、地缘关系和职业关系。 人际关系是人际交往的结果,反映了人与人之间相互影响的具体状态。 人际交往所形成的人际关系,可以促进或阻碍进一步的交往,成为人际交往的起点和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