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五. 4月 19th, 2024

门前有棵柿子树

两个人遇见了那一定会发生很多的故事,等到我们都老的时候就翻出来回忆,怎么样才称得上爱情故事呢?以下是小编帮大家整理的门前有棵柿子树,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世界里,我最钟情于红。

这,缘于一段经历,一个故事,关于小时候,关于故乡。

物质相对贫乏的年代,人们,尤其小孩子,对有关吃的东西,吃的印象,吃的记忆,特别关注,特别感兴趣。眼睛好像专为吃而生,嘴巴好像专为吃而张,心也好像专为吃所动。

饿不择食,其实,当时也没有多少种食物可供孩子们选择。哄住饥渴的嘴巴,塞实空洞的肚子,是最重要,最迫切的事情。

几场霜降过后,野外可供食用的东西,越来越少了。孩子们饥荒的眼光,渴求的心,都回聚到了室内。

红苕,花生,苞谷,黄豆,稻谷,只要翻得入眼,抓得上手,就想着法子往嘴里送。

父母回来时,口袋,背篓,箩筐,时常成为我眼睛跟踪的目标,精心翻找的重点。

母亲从二姨家回来,背篓里有一只的,印有为人民服务几个字的,帆布口袋,鼓鼓囊囊,沉淀淀的。

趁母亲不在,我伸出馋手,解开袋口,里面满是大个大个的洋辣子(番茄),青的青,黄的黄,在我馋馋的眼睛里,泛着光,透着香。

吞咽着口水,迅速而极其隐蔽地抓了两个最大、最黄的,藏到只能装进半个的裤口袋里。细心地把一切恢复到原样。然后,躲到一边享用去了。

母亲回来,很快发现了异样,把我叫到跟前:你拿走了两个?

我怯怯地回答:嗯嗯,一点都(不)甜,还夹(涩)口。被我全吃了。

母亲卟哧地一声,笑了。

饿鬼,这又不是洋辣子,黄了点都可以吃。

这叫柿子,红透了,像灯笼了,才可以吃。

二姨总共分了十五个,十个要转给你外婆。被你生吃了两个,还剩三个是我们的。

等放到谷堆,糠桶里捂红了,再吃。

难熬的等待,等待红灯笼的出现。

小方桌上,三个红得透明,红得诱人的柿子,像三只把黑夜点得通明的灯笼,展现在我的眼前。

你只能吃一个,还有两个给弟弟妹妹三个人分。

爱不释手地拣了两个,一个爱不修口地连皮带蒂带籽几口吞掉了,像猪八戒吃人参果,只觉得,红,还有,饿,其余,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饥饿,加上红色的巨大,让我早把母亲的话忘记到九霄云外去了,另一个也往嘴里送,几口下去,没了。

眼巴巴地望着桌上剩下的那孤零零的一个,红得更加透明,熟得更加芳香,红红的灯笼似的,独自散发着诱人的光

几次三番地不自觉地伸手出去,又满怀心事地缩了回来。最终,青蛙跳食一般,抓住那盏孤单的红灯笼,往嘴里送,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咂吧咂巴嘴,把沾满下脸的香甜舔尽,心满意足,满心忐忑地又躲了。

弟妹们吵闹声起来了,我瑟瑟地躲在墙角。

母亲只给我一个奇怪的规定,今后一二天把屎拉到她指定的木桶里。

接着,母亲自编童谣: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诱哄着我们,随着节奏,轻拍着弟妹。弟弟妹妹在母亲的童谣声里,渐渐入睡

年少的我,不解母亲,为什么罚我拉屎到木桶里。不解母亲,为什么在白霜皑皑的清晨,提着那只木桶,在冰冷的河水里淘洗。不解母亲,为什么将淘剩的东西,埋在门前那块黑色的土地里,细细地碎土,轻轻地压实,严严地用草覆盖

我惊奇,春风里,茁起了一棵不知名的苗,从此,它就成为了母亲手心里的宝,如我们几兄妹一样的宝。

我惊奇,当我们饿了的时候,母亲总会唱起: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

那棵母亲的宝,我们的盼,我们的熬,散了枝,开了花,结了果

春风来,夏雨过,几经秋霜催。熟了,红了,满树的红柿子,像满树的红灯笼,高高的,亮亮的,耀眼的,挂在我家门前。

村里的孩子都来了,唱着童谣: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各自抱回满满一蔸红红的柿子,小脸笑成了红红的灯笼

第二年,孩子们除了抱走红灯笼,还有一棵嫩绿的柿树苗

母亲是最后一个离开故乡的。那年,柿子红的时节,母亲摔伤了。我和弟弟赶到老家,已是半夜。

家里围满了乡邻,说母亲爬上门前那棵挂满红灯笼的柿子树,失足摔了下来。邻居发现时,母亲尚能勉强支撑捡起散落的果实,码满竹筐,说带给她外地的孙孙吃。之后,就昏了过去。

母亲躺在简陋的床上,双目紧闭,满身泥土。身边,一篮码放齐整的熟柿子,像一盏盏红红的灯笼,像一堆红红的火

村里孩子和她的孙孙,在泣声念唱:柿子熟,柿子红,门前柿子,挂灯笼

现在,我们一家人都离开了故乡。

每到秋霜如雪,秋叶如画,柿子红透的时节,都会得到乡邻的邀请,我也会陪同母亲回到故乡。

摸摸我家门前那棵柿子树。

看看家家柿子红,满村挂灯笼。

听听孩子们在树下吟唱:柿子熟,柿子红,满村柿树,挂灯笼

qg13.com精选阅读

柿子树红了

把我们的爱情写成生动的故事,等到我们都老的时候就翻出来回忆,什么样的故事才能够如此浪漫呢?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柿子树红了,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大学毕业后,她在大城市里打拼了多年,好不容易借出差的机会,回到了偏僻的小山村。在蓝天白云的背景中,很远就能看见,看见小村庄那几颗醒目的子树,红红的子坠饰在树枝上。

小的时候就是在那里,和发小相互投掷子,一想起这嬉闹的场景,她就格外的兴奋,没有想到的是,当她见到发小时,发小却没有话对她说,她还特意为发小的孩子们,带了许多糖果,也没有听到发小的道谢声。

这些年来,时代的列车飞速奔驰,在不知不觉中,将大城市和小山村的心里距离,拉开得好远好远。

几天就这样在沉默中过去了,上路前,她又特意去发小家,发小还是那样沉默寡言,只是当她起身道别时,发小大声地追问了一句她的发车时间。

当回城的长途车路过小山村时,她习惯地从车窗向远方的小山村望去,几颗红红的子树特别跃眼,这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树上,向长途车行驶的方向,不断地投掷着红红的子,树下,小孩子们舞动着小手,在呼喊着什么。

她不由得从座位上站立起来,额头紧紧地顶住晃动的车窗,两行泪水,顺着玻璃窗向下滚动着。

我爱家乡的柿子树

家乡的柿子树,易栽易活,生命力特别强。不论是在塄坎之巅,悬崖之畔,还是黄头高坡,沙石之地,只要有一方寸土,它就能发芽扎根。而且它有抗旱、耐寒、耐风沙的能力。家乡的柿子树,从容不迫,顽强不屈,只求奉献,不求索取 ,我爱柿子树!我赞美柿子树!

 

秋天,是硕果累累的季节,柿子也是硕果的同类,但是在硕果的排名中甚至没有柿子的位置,只因它缺乏尊贵的缘故还是没有娇柔的个性导致柿子不比古往今来的诗人所重视,画家所看好,名人所重用。然而我对柿子树别有一番情趣,敬仰、爱慕、留恋之情油然而生。

柿子的朴实无华,香甜可口,泰然自若、不畏严寒酷暑,不骄不躁,无私奉献的大无畏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我的情怀,那甜滋滋,爽歪歪、软绵绵、红艳艳、圆溜溜的神态怎不叫人回味、相思、留念和敬仰。更别提那薄薄的一层银粉色的霉子,如少女的裙纱之美妙,之,之醉人。轻轻地擦去,露出令人陶醉的晶莹透亮,令人流口水的嫣红馋啊,迫不及待的咬一口,哇塞!那个甜呀,那个香呀,那个爽呀,真的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柿子的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他的种类很多;有货底、货冠、磨盘、魏桥、百亿柿等很多、很多。有的我都叫不上名儿,我只知道货底柿子方圆形的、百亿柿圆锥形的,魏桥柿子成熟了好大、好软、好甜,可它的成熟期最长,这个柿子最和我的胃口,待它露出红彤彤的笑脸时,我定会爬上树枝,捡最软最红的摘下来,坐在树杈间,剥去外表薄薄的表皮,露出殷红欲滴的内果,这时谁看见了都会流口水,泛眼馋,我肯定也不例外,狠吃一顿,一下子能吃好几个呢,这是我的惯例。吃个痛快,玩个自在,然后再摘一笼提回家。爸妈吃了心里乐开了花。

柿子初是绿色,慢慢的随着季节的变换,渐渐长,渐渐变红,渐渐成熟,渐渐变软,渐渐的香甜流入人们的心间,耐人寻味。只可惜我不是诗人,没有特豪华的词语形容柿子的美味之醉,我不是画家,没有特美妙的画笔来勾勒柿子的容颜至尊,我更不是硕果之首,没能力让柿子在万果之中高高在上,独居首位。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此向普天下的人炫耀柿子真实的香、甜、美。富有顽强的意志,无私奉献的精神,随意自如的内涵,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具有的品格,只要我们人人都具备柿子树的风格,我们的祖国一定会繁荣昌盛、兴旺发达,巍然屹立在世界的东方。

你看那一颗颗柿子树,满山遍野随处生,不择地势任意长,四季轮回依从容,仍康强。无情的秋风剥去了它身上的最后一片红叶,凛冽的寒气摧残着它的身躯,可它依然矗立在高山峻岭之间,坎坷田垄之畔,毫不畏惧,任廖梢的寒风吹,任冰冷的雪花打,它依旧淡定从容,临危不惧。

一阵暖风拂过,柿子树摇晃摇晃身体,抖擞抖擞精神,神个懒腰,迎接春天第一缕暖阳的到来。慢慢的,慢慢的,万物苏醒,春暖花开,柿子树的绿叶也悄悄的生长出来了,伴随着时光的追逐,小小的黄花儿也偷偷的加在了绿叶之间,不知不觉中,小柿子也在不经意间从小黄花儿的中间挤了出来,经过春的爱抚,夏的陪伴,秋的到来,小柿子渐渐长大的同时也渐渐的由绿变红 ,由硬变软直至成熟。

树叶儿也由绿变红直至掉落,这时已是深秋之季了,天气是一天凉比一天 ,看看将近初冬,霜降已过,秋收已尽,唯独那红艳艳的柿子挂满枝头,红叶落了一地,远看像朵朵红霞,近看似盏盏红灯笼,真的好美,好美哦。只可惜我笨拙的笔不能勾勒出柿子树此时的美容雄风,只好就此搁笔,待等诗人画家美化柿子树的风韵英姿,崇高品德吧。

20xx年7月5日于西安

浴室门前

两个人遇见了那一定会发生很多的故事,等到我们都老的时候就翻出来回忆,我们究竟记录了什么样的爱情故事呢?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浴室门前,欢迎阅读与收藏。

 

青蛤一直被人夸绝顶聪明,又品德好。话听着舒服,人前便更加约束自己,让自己真的就像其他人嘴里说的那样。

一天晚上,青蛤带着一盒肥皂来到澡堂,打开澡堂设置的小橱子便脱个精光把衣服送进里边,便离开去冲澡了。

请勿将贵重物品带进澡堂,以免丢失。进澡堂的小门白气弥漫,一个醒眼的警告牌挂在最中间如今也变得若隐若现。

澡堂的小橱子是没有锁的,可以说自己的东西放在那谁想拿就拿,青蛤早就注意到了这个问题,不过一直没有人少过东西,他也就没话说,不过他总觉得这不科学。

插上学校的身份卡,热水滚滚而下,青蛤舒服的出着气,感觉像是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直直的想大喊一声爽快!

在这同时,澡堂外边一个裸着,全身是水的小伙子正看着自己空空的小橱子惊讶,自己带来的东西没有了!毛巾没了,衣服没了,就剩一个空空的小框。

糟了!这可怎么办?没有毛巾没法擦水,关键是连衣服也被拿走了,怎么回寝室?

小伙子咬咬牙,悄悄打开隔壁的小橱子,心跳的厉害,人生第一次怕成这样!拿出毛巾草草的擦了一下,拿上那肥大的的衣服套上便匆匆跑回宿舍,推开门看宿舍就上铺一个在看电视,便悄悄进门,一下子把被子掀起把自己裹上,生怕被人发现自己穿的不是自己的衣服,还好上铺并没理会他,小伙子在被窝里把衣服换下来,长舒了一口气,把偷拿来的衣服随便一卷扔到了床下。

在另一边,青蛤舒服的洗了个澡,来到外室,忽然降下来的温度让他觉得有点冷,身上一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急着到自己的小橱子找毛巾衣服。

当青蛤来到自己的小橱子,您猜怎么着?对,让您猜着了,小橱子空空如也,当第一个人丢了衣服时选择了拿旁边的人的,之后的每个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这样做,最后每个人都像做贼一样逃出了浴室,直到青蛤这里——然而青蛤并不知道之前已经有这么多人了,现在青蛤也是十分郁闷,衣服没了,不能光着身子回宿舍吧?他也看向旁边的小橱子,正要伸手,忽然大家的笑脸出现在他眼前,仿佛在竖着大拇指说这是个好孩子啊,有品德,对啊,我是出了名的有品德,现在这还是我吗?想到这他又把手缩了回来,等到快要停水,管浴室的大爷会来催,等大爷来自己就告诉大爷,让大爷帮忙找身衣服。

想到这青蛤又向澡堂走回去,走这一路青蛤明白了,这一路,青蛤看到小橱子都是开着的,而里边只有大家自己带的空空的小橱子,偶尔的还有一块肥皂,青蛤可是大家公认的绝顶聪明,看到这就明白了,一定是有个人偷走了另一个人的衣服,这个人只好拿走别人的衣服,一直这样下去,轮到了自己。

再冲澡的时候,青蛤很是郁闷,因为等大爷来要一个多小时,本来自己是可以走的;不过又有点隐隐的开心,因为这种偷偷摸摸的行为在自己这里断了,自己的形象很是光辉。

青蛤就带着这纠结的情绪一直等到大爷来,告诉大爷自己的衣服没了之后大爷惊呼一声:哎哟小伙子,今天一个来洗澡的把他的衣服放到了最左边的小橱子,这个厨子容易漏水,我就给拿出来了,忘了跟他说,原来是你的!快快快,我拿给你。

青蛤彻底明白了,原来第一个人没了衣服是这样!不过青蛤并没说什么,跟着大爷拿了那陌生的衣服穿上便大摇大摆的回了宿舍,舒舒服服的睡了。感觉自己像是做了好事又没留名一样有成就感。

第二天,这件事竟然传开了,成了校园里的一件奇事。

昨晚浴室听说都不小心拿错了衣服,幸好我出来的早,哈哈,没赶上。

哈哈,可不是不小心嘛,幸好寝室也不大,都互相找了找,又拿回了自己的衣服。传到女生那边那些人名声可就毁了!

那能怪谁?没了衣服偷拿别人的衣服虽不道德,也实在是无奈之举啊!我看啊,要怪就怪第一个拿错衣服的人,衣服也能拿错?肯定是别有用心!

话传着传着青蛤便感觉不对了,因为自己从大爷那拿的,正是所谓的第一件错衣服啊!

青蛤慢慢觉得好像大家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了。

我是好心啊!这件事根本不怪我,相反如果没有我,可能昨天晚上还会一直传下去,我是道德模范啊,怎么会成这样?

青蛤想不明白,不过在这之后,他再也不想做一个有品德的人了。

最后,有一天晚上,青蛤看着去洗澡,看着门口若隐若现的警告牌,在众人怪异的眼光中,呸了一句,那橱子就不能弄上锁吗?神经病。

门前的树

吃完饭,坐在门口闲憩,微风缕缕吹起,教人感受着惬意。时光似乎也这样,不紧不慢便过去了。

 

人生充满太多的过客,而最终留下来的,便是永恒,偶尔提及,教人无比感怀。是啊,时光是匆匆在无形中便改变了太多,而留在原地徘徊的人,在此时看来,显得多么可怜。说时光无恙,也只是一种欺骗吧。谁知道谁,谁疼惜谁尴尬的处境,都是过客匆匆,转眼就来不及停留了。

只管有着这样一些多情的往事感慨萦绕在心海,荡漾不去。但眼前的你,从另一个平静的眼光看你,依旧和往常没什么两样,唯一觉到不同的是,上次见你是在昨天了。今天见到的你,甚至会奇怪,时光竟没在你脸颊留下任何印痕。好像来到这个世界生活得越久,尤其是这样平静地,便对时光如梭这个感受麻木了,你仍然可以在今天继续做昨天没有做完的事,甚至今天想多做一点明天的活,好给自己休一个长期的假。好多生活在桎梏里的人得知你这样的生活境况,都对你羡慕不已。说你福气不小,命运不薄,对生活不必操劳;而生活在桎梏里的人叫苦连天,与你对话的语气里满是抱怨。你熟视无睹地决定啥都不听,啥都不管。你说,让他们去。

最终我也告别了他们,我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四季辗转,最先觉察的是门前树的枝丫。每个季节来临之际我都知道,不信你看,春天来了,树就开花;夏天来了,树就开始长叶发芽;秋天到了,它便能够捧出累累的果实交给季节;冬天到了,它就枯萎得像死了,叶枯了四处随风飞,就剩光秃秃的杆子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在雪风欺压里我想向它们敬礼,站在紧闭的透明的窗前,从玻璃里看到的它还是不畏寒冷的立在那里,像是笑话我躲在这桎梏似的窗里,少了一些与命运对抗的勇气。我任它笑话我,我就躲在窗里度过整个冬天不出去。

我也不在意它们是否真的笑话过我,但我门前少人的生气,总有它们默默的身影伴随。从什么时候我开始不再讨厌它们,我也无从说起,每当风声一起,若叶子挂满了枝丫,便是一阵唰唰的声响充满耳际。除非有一场难得的大风,不然很少能够听到一声咔嚓,树枝断裂的声音。想来树枝也是够坚韧的,不管四季变换如何,狂风如何大作,那树有了傲气,就不会轻易地低头。

它们傲着头,以我所知的日子里,每天迎接崭新的太阳,若风一整天不来,它们也能保持一动不动的姿态。这也足够让人敬佩和学习的,于是,后来,人们发明了一种游戏,名字叫做:一二三,木头人。若谁在当木头人的中途身体稍微动了,他便被逐出了木头人的行列,木头人,也不是谁都能当上。

细细回味,那真是童年无法淡却的韵味了!美好且难忘,时隔多年,仍叫人时刻想起都在缅怀。原来,那一刻,觉得时间走得是这么远了,留给自己的,只有一些回忆能够触及的美好。

在我的意识里,门前的树就这么不声不响、不闻不问地生长了好多年,直到今天,我对它,仍是只是一点陌生的了解。只是在潜意识里知道它在这里生长得很久了,从我出生它便伴随我在这里生长。我生长,它发芽;我上学,它长叶;我写作,它开花。它也不是单调的,像我也不喜欢单调一样。总要为自己的生活寻找一点新鲜,告诉自己,这样便能一点一滴堆积整个一生的美好!

我并没有忘记你留给我最动人的表情,我们一同守候着时光,不言不语。但当我在面临生活的窘迫感到不知所措的时候,再看看风雨中冷静的你,我仍有所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