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4 月 24th, 2024

风来过守候转眼成空

【www.qg13.com – 如何发展成恋人】

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发生很多的事情,记录爱情本身就是一件浪漫的事情,有哪些浪漫的爱情故事呢?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风来过,守候转眼成空,欢迎阅读与收藏。

我依然会好好照顾自己,等着我们在一起的那一天,不管多久,一定会到来。回忆太快,你已经不再如从前。

站在原地,向着天空遥望,在心底默默想念。

我决绝的放弃了一切,可还是放不下自己内心的柔弱和期待,可在那头,已经听不见我的声音。

你永远不会明白,伤口裂开的痛。

你永远不会明白,脑里空了一块的悲哀。正如我永远不能了解,幸福是爱还是不爱。

我反反复复翻看这让我眼花缭乱的回忆,思路却无比清晰的回到从前。

曾经让我甜蜜的、幸福的、恐惧的、无奈的。现在我不安的迷离在自我遐想的旋窝。听着一首歌不住的流着泪,却无法按下停止做着一件事,不停的忍住伤悲,却无法停止动作想着一些人,不断的回放那些片段,却无法删除它。

没期许的感动,留不出眼泪的酸涩。就像迩说的,俄们只是彼此的过客,仅此而已。

恍惚间了然于胸,原来过的不快乐。记忆中总有一处是黑暗而不可触及的,花开花落无声息,谁人还恋凋零花。

太多的付出,没有回报;太多的疼痛,无法隐藏;太多的无奈,让人沉默。

情感编辑推荐

回忆若成空,一纸繁华终是梦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题记

岁月静好,念一段容颜未老;紫陌纤尘,叹一句向来缘浅奈何情深。尘世迷离,唯愿静心,然而谁又在时空隧道中苦苦寻望缘分?我欲淡然微笑提笔改写红尘,怎知浮生若梦半世浮华,终负了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起浪迹天涯。谁曾素颜静默,于荒凉的一角静思,却难解前世因果。难道注定孤单一个人辗转一生,一曲离殇,笑看人世繁华,回首几度春深,我还在为谁等,下一个旅程?

犹记,那年那月流水依依,清风徐徐,微波浅漾,勾勒出动人的篇章。河畔杨柳青青,独钓清波,乍闻雏鹃啾啾,熟不觉,月上柳梢头,我约黄昏后。漫步石堤,倾心所望,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幽幽水莲花,娉婷袅娜,宛如时光旧巷的少女闲撑一把油纸伞等我相约,又亦如逍遥仙子半掩青纱与我轻启羞涩,朦胧脱俗,是那般楚楚动人,令人怜惜不已。心若清莲,穿过那梦里水乡与你完美邂逅,驾一叶扁舟诗酒临风,沉醉流年梦。

又曾几何时,你我守得春暖花开,轻剪一段阳光雅韵,看柳絮似白雪飞舞,心似一棵橄榄树,沉浸在年轻的脉络,不谈忧伤,彼此许下微薄的承诺。欲撇开俗世嘈杂,寻一处世外桃源,执你手看漫山茶靡花开,嗅一缕清香沁人心脾。背靠黄昏,目送流云,天边彩霞尽染,橙光弥漫的湖面,是谁秘密为你织了一件华美的霓裳?匆匆的一招手,顷刻间化为乌有,敢问故人何方,去何处再遇姑娘?

弹指刹那,忽而今夏,谁在夏夜,墨书流年里你最美的容颜?清月淡雅,饮一杯茶儿清清,于杯中冥想你昔日婉约的步伐,曾经多少诗情舞韵都被你渐渐无情遗落,而又偏偏被我小心翼翼的拾起。曾以为怀揣一颗素心,便能颇有豪情的在你的心笺上把情愫写满,写尽缠绵。谁知一个转身,却墨染了一份伤感藏于笔尖,无论怎么书写,始终写不出那一份久违的浪漫。早该听从告诫,独自莫凭栏。可是当思念成了我永久的习惯,总是不由自主的寻你,红尘看遍,望眼欲穿。

时光何以染指尘埃,匆匆拂袖间,微雨清凉夏已尽,红枫暗淡,已是落叶之秋,触枫桥晨雨,雨打芭蕉,遗落了谁的泪滴?捧落雨的轻柔,冰冷了回忆的缝隙。寂寞梧桐遮楼暗,夜色阑珊,倩影离窗,年华未央却已然梦殇,还如何轻枕一帘烟雨梦,又如何梦回江南,听江南丝竹声声入耳?黎明卸了思念的帷幕,独自醒来,终一番半苦半笑半失落。倘若心中还有安宁的地方,我愿渡步走去,揽一湖冰清水韵,看几处清水含霜,却始终还记得,她说竹马微凉,青梅留香。

行走于大千世界,终难看透缘起缘灭风花雪月。时间冲淡了誓言,誓言唯美了从前。从前,谁曾说它日容颜迟暮仍不忘初心不离不散。我于光阴深处挽袖执怀,轻叹花落花开的流年。如何再拾起回忆,回到最初的相遇?往事如风,即便成空,我也会为你在奈何桥下等千年,假若不再相见,你我终年不遇。我便画地为牢,不过是心若荒岛囚我终老。

守候

寒冬腊月,一名女孩急匆匆的背着一位老人进了医院,此时她已经满头大汗了,通过抢救,老人脱离了危险,但是却处在昏迷当中。

 

女孩得知老人平安,才松了一口气,于是她为老人办理了入院手续,领取了一些用品,开始照顾着老人。

她就这样一天都照顾老人,时不时的检查一下,这让同病房的病人一阵羡慕,他们羡慕老人有如此女儿。

闺女,你父亲这是怎么了?边上的一位女病人问道。

他啊?是风寒,都省钱省的,女孩毫不犹豫的说道。

怎么讲?这位女病人不解道,这省钱怎么会省进医院来了。

噢,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我知道天气变冷,便装了暖气,可他呢?说什么太贵了,用不起,自做主张的打它关了,我为此啊?跟他说过好多次,他就是不听,还是趁我不在的时候关了它,这不,冻出事来。女孩说道。

嗨,敢情是这样啊?她说道,其他人也赞赏女孩,但他们却未发现她那微红的脸。

闺女,我看你挺俊的,你叫啥名?我姓杨,你可以叫我杨阿姨,她微笑的说道,显得非常和蔼。

我叫胡瑶,您可以叫我瑶瑶,胡瑶羞涩的说道。

瑶瑶,好名字,人长得也好看,你对你父亲没得说。杨阿姨说道,眼神略带着忧伤。

那有啊?自家父亲,当然要守护。胡瑶依然羞涩,同时也看到了她忧伤,问道杨阿姨,您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见胡瑶疑惑,杨阿姨擦干了眼泪说道同人不同命啊?你看你守候在父亲旁边,而我却孤零零的一人,我也有儿子,女儿,可他们把我放在医院后,就再也没管过我,只是找了护工,还说什么忙,没时间,唉,不说了,说着眼泪不由自主掉了下来。

可能他们真的很忙。胡瑶安慰道。

也许吧?见她安慰自己,也只有欣然接受。

连续二天,胡瑶都在老人身边,在她的照顾下,老人已经从重度昏迷转为轻度昏迷,而病房的其他人对胡瑶也挺好的,因为她张嘴阿姨,闭嘴叔叔的叫着,众人都说她的嘴巴抹了蜜。

第三天,老人苏醒了过来,四周看了看,才知道自己在医院,回想起自己晕倒的时候,似乎有人将自己背来医院,看样子自己医药费是那人给的,想到这些,老人立马收拾东西要离开,去寻找那位好心人,好好的感谢他(她)。

病房的其他病人看到他能出院了,都替他高兴,但是,令我大家感到疑惑和不解的是,那个叫胡瑶的女孩却没有出现,这让大家胡想了起来。

出院了?你女儿怎么没来接你?这还是杨阿姨带头问了一句。

女儿?老人疑惑的看着她说道我哪来的女儿啊?我连儿子都没有,又怎么会有女儿呢?你可别乱说啊!

不是,前几天你进医院的时候,明明有个女孩说你是她父亲,而且还照顾你二天了,难道她不是你女儿吗?杨阿姨很是不解的说道。

是啊!她可是一直照顾你。边上的病人也随口说了一句。

老人这才恍然大悟,道哎呀,你们都误会了,她跟我没关系,我和她根本就不认识,你们不知道,我老伴死的早,并没有给我生一儿半女,我也未娶妻了。

那她和你?怎么认识的?杨阿姨疑惑道,众人也是不解,前两天明明有个女儿照顾他,这么?这一会就变的子子虚乌有了呢?

唉,老人叹口气道这个,说来话就长了,那天我从老人院出来,是为了做一面锦旗用来感谢政府的政策和党的关爱,谁成想,这天寒地冻的,我没走几步就晕倒了,我以为我在也起不来了,可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人把我背了起来,我不知道她是长啥样,但我感觉到她背着我跑了几里地,一路上没有停过。

啊?还有这样的事,那你这是去找她吗?杨阿姨说道,众人也惊讶了,他们没有想到那女孩跟老人一点关系也有,却守候了他两天。

找?我上哪找去啊?那女孩什么都没有留下。老人无奈的说道,此时的他很迷茫,自己是有恩必报之人,没有想到却遇上如此女孩,连姓名都不知道,唯一留下来的,只有那张模糊不清的脸。

经你这么说,我到想起那姑娘的名字来了,虽说她为了帮你,说你是她的父亲,但我相信,她的名字不是假的。杨阿姨回想道。

哦,她叫什么?老人兴奋道,他可以了解恩人名字,他怎能不高兴。

哎呀,你别着急啊?让我想想,杨阿姨说道,说着拍了自己的脑袋,道好像叫什么?胡瑶,对,就叫胡瑶。顿了顿,又道可我,不太记得她的样子了,恐怕不好找啊?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有名字就好找,我相信,一定能找到她。老人激动的说道,说完便出了院。

老人就这样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寻找着,连续两天,都没有结果,他通过派出所找过几个叫胡瑶的,都不是,此时的他只能凭着感觉找,直到有一天,一个新闻吸引了他。

这个新闻说:有个女子在街上遇上一名痴呆症患者,为其等待家人,她守候了一天一夜,才等来老人家属,记者询问她为何会无私的守候老人,她则说,我不仅仅在守候老人,同时也再守候一份真诚和一份爱,因为我相信她的家人,是不会放弃她的。与此同时她告诉了记者自己的身世

老人由此知道了胡瑶的身世,她是一名孤儿,几年前,她从孤儿院走了出来,为了寻找自己的父母,可是,饥寒交迫的她意外晕倒,却遇上一位老人,她慈祥的守候自己,还愿意帮助自己找父母,于是胡瑶一边照顾着老人,一边寻找父母,一直到老人去世,她都未找到,她失望了,但并没有放弃,从此下定决心,要帮助更多的人。

老人终于找到了胡瑶,心情非常的激动,道孩子,总算找到你了。

不是,大伯,您怎么来了啊?见到老人,胡瑶疑惑的问道。

好,好,好,你认识我,看来我没有找错,我一直在找你。老人再次激动了起来。

您一直在找我?您不用感谢我,社会上像我这样的人很多,他们都在无私的帮助别人。胡瑶似乎明白老人的目地。

我知道感谢你,你是不会接受的,我只是有个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老人说道。

说来看看,只要在我能接受的范围内就能接受。胡瑶说道。

我想要求你做我女儿,你要是答应,就跟我回家,你要是不答应,我立马就走,怎么样?老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啊?这么行呢?胡瑶犹豫的说道。

怎么?嫌弃我?老人说道,说着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不,不,不。胡瑶激动了,道我不会嫌弃您的,顿了顿,终于喊了一句爸。

诶,走,我们回家,老人高兴的说道。

从那以后,胡瑶成了老人的女儿,因为她知道自己对老人是感情的,虽说相处不久,但已把他当父亲,同时,她还知道自己不但要守候老人,也要守候一份得来不易的父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