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5 月 22nd, 2024

风清的日子情感美文

【www.qg13.com – 情感语录后来南山的风】

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发生很多的事情,当我想念你的时候就翻出来看看,什么样的故事才能够如此浪漫呢?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街角的风,欢迎阅读与收藏。

手中牵着一份执念,何尝不是一种岁月的慰问。我害怕我会在某一瞬间将你坦荡放下,我害怕以后一个人的生活没有你,将不再有味道。

街角的风荡漾着我们的故事,在稀疏的微光里暗暗徘徊。向着我,问候昨天。你的温柔,你的姿态,你的背影,你的微笑,你的惆怅,你的风流倜傥,你的耿介自怀。我的情意,我的笑容,我的泪水,我的怀恋,我的疯狂,我的执迷,我的痛苦,我的粉黛红颜。我们的酒窝,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故事只有我一个人在时光里小心翼翼地守着已经变了味的夏天,放不下,也无从放下,他早已经深深地镌刻在灵魂里。

曾经耿耿于怀,无法自拔的故事,曾经无数个日夜思念的人,曾经遗忘了全世界也无法忘记的那个人,可能在某一个闲阳的午后,捧着一盏闲茶,在清扬是幽香间弥散。忘记他的模样,忘记岁月里的纠缠,忘记自己为他低落尘埃的可怜样子。原来,忘记你,也是这般简单;原来,你也不是我心头过不去的坎。原来,我可以做到相忘于江湖,原来,你不是我所谓的一辈子可是,我不想要这样的豁达,不想要这样的无牵无挂,我想要一抹执着长掂手中。

可,现在的我,竟是躲在街角的蚂蚁,望着人来人往,羡慕别人潇洒转身,嫉妒那唯美邂逅;我是小黑屋里渴望阳光的旧书,希望光芒的眷顾让我再一次活过来;我是故事里低首的残花,奢望秋雨的滋润,是故事里彳亍的幽魂,向往亘古不变的黑夜。我是你的守护者,是默默浅随的一份深情。在乎你的一举一动,在意你的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的精彩,思念每一个没有你问候的长夜。只是我们现在的身份,只允许我不打扰,一旦戳破让我情何以堪。不打扰是对你的敬意,也是对我的尊重,是保护,不敢再一次毫无防备的陷进去。

放下只需要一瞬间的豁然开朗,可是等这一刻还要多久呢?一个月,一年,两年,还是一辈子?如果苍天要让我要一辈子去遗忘你,那也是对我的馈赠。手中牵着一份执念,何尝不是一种岁月的慰问。我害怕我会在某一瞬间将你坦荡放下,我害怕以后一个人的生活没有你,将不再有味道。当下,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痛并快乐着的韵味,这个味道我很喜欢。

现在,你是山谷里的鸢尾,那远方倩意的风正把你的芳华吹向我,温柔我一亩怀念的心田。

情感一生延伸阅读

遗失在街角的爱

又一次迷失在城市的街角,无助的看着沿途的建筑,还有那片如画的云朵

 

这是一个挂满霓虹的城市,这是一个有些寒冷的夜晚

这里我收获的成长,收获了友谊

却为曾邂逅爱情

我想我是错了

并不是毫无保留的付出

尽可能的让他看到自己的好

就能让对方真心诚意的爱你

我想我需要一个人

不用我开口

不用我解释

他依旧会义无反顾的爱我

自然的将我放入他所计划的未来

我想我们都累了

我无法去拯救谁

或者帮助你或者你

愈合你曾受到的伤口

经历的越多

就越加不相信感情

确切的说是相信感情

却不相信那个人

我总是会豁出去

乞求上天一次次的保佑

我是受眷顾的

一次又一次逃脱

有的时候

我都会痛恨自己

可是似乎那是总会情感大于理性

一次次的被骗

然后心冷

然后就是你们一个又一个的挽回

你们总是说

是我的错

这个现实的世界有太多的欺骗

我不能那么轻易的相信你

但是

我发现我错了

回想起对你做的一切

我甚至觉得自己不是人

请你给我一次机会

对不起

我不能

我也受过伤

但是我绝不会将我的伤痛附加到你的身上

选择了在一起的那一刻

我的心中有的只是对你好

我发现了你的假意

发现了你的谎言

我倦了

甚至不想去拆穿

日积月累

我依旧选择离开

无论你明不明白

为了你

我不值

或许说是冷血或许是害怕

我尽力的付出了

我就无怨无悔

而你

也只不过失去了一个这样的我

一个曾经挖空心思跟你厮守终生的我

回想走过的路

我没有恨过任何人

有时我会怀疑

我爱的一直只是我自己

当我选择了你

我就开始跟那个好的我谈起了恋爱

我全心付出

我尽力顺从

我委曲求全

然后那个自己抛弃了自己

抬起头就看见了漫天的烟花

璀璨的刺眼

然后是冰冷的落幕

上天

如果我不够好

就不要让我遇到任何人

或许

我完美的那天

你真的可以将对的人送到我的身边

我想要的那一个

我只要的那一个

那些人-你们要幸福!

似水流年街角伤

岁月,岁月啊,我请求你能稍稍慢一点,凌乱的胡子在镜中的我,刻画的是一幅幅凄凉,你一定明白在今天这里的主题,倒杯茶,心跳还在继续。回想一下,一去不复返的流年,似水般走过携带点柔和。

 

我在街角抽着烟,你要我怎么去忘记那日子,那些温馨且仅有的回忆,虽然很痛很痛,真的很痛,可都是我最珍贵的记忆,我怎么舍得让时间去抹杀。高速公路的月色很美丽,空空的座椅,唰唰呼啸去的风路过的围栏声,我有皱纹的眼角看着你,不知觉中,自己的面孔沧桑的一败涂地,后视镜中的你,已经在我的瞳孔,我放下世界,放下自己,放下我所有一切的一切,只因我舍不得眨一下眼睛,生怕你就在一瞬间与我相隔两界。

终究,眼泪还是要模糊我的视线,一滴一滴一滴,湿了衣袖,湿了你的样子,我挣扎着,撕心裂肺的怒吼着,你又去了哪里呢,又去了哪里?我将油门踩到底,引擎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我闪过了这一块地方,有多少的心情究竟能压抑到死亡。

我穿越年前的缘,只求不曾与你相识,我徘徊在灵隐寺的阶梯,我曾不顾一切爱你的字迹。虽然我要忍住自己的哭泣,因为这是你我呼吸过的地方,每一个阶梯都有一个时空之门,我求众神让我再次遇见你,只为了一个承诺一个永远。

那街头的感慨永远不会停止,我接受了现实而毁灭自己,日日夜夜,我如一具行尸走肉,没有灵魂,没有方向,就好比失去了灯塔的船只。

今天是最后一个我想要纪念的日子,我祭奠昔日这样一个人,这样一种景象。最后一次,我说出自己的往事,最后一次,我提笔的手到文末没有颤抖,最后一次,我将本该和你一起走的东西都焚成灰烬,我含泪,唱着歌而微笑地走向远方,渐渐消失在地平线

那街角,那小摊,那老人

新买的浅口单鞋只上脚第三天,便大得迈不开脚了,走起路来一扭一拧,实在费劲。算了,今天务必找个鞋摊修理一下。

 

路遇一熟识,恰好坐在一家修鞋店门口,说让我进店去。我摆摆手:还是去支持一下街角老头的生意吧。

鞋摊就在前面不足百米,拐过弯就是。这是一家超市的拐角处,一棵大柳树下面。

修鞋的老头今天不在,换了个老妇。我脱掉鞋讲明了意图,便坐在小凳子上耐心等待。至少需要三道工序:把坏鞋跟换掉;给鞋底粘上一层底子;加个绕脚脖的鞋带。

先是换鞋跟。这是一件相对容易的活计。老妇熟练地铺好牛仔布的垫子,拿了锤子和钳子准备开始了。可谁知我这双鞋的构造实在有点坚实。她先用钳子夹住钉帽,想拔出钉子,可是,钉子似乎纹丝不动。又拿出锤子一下一下地敲,敲了几下,可能是感觉到钉子有些松动了,便拿出钳子用力往出拽。眼见得她使出了浑身气力,却还是无济于事。于是,她又拿出锤子敲。边敲嘴里便自言自语地说着什么,我估计是说这双鞋不好弄,便笑着回了一句:你的力气太小了,呵呵。看她敲呀拽呀地反复几次,不知几个回合后,才把左脚后跟的钉子拔了出来。

第一只出来了,第二只只要如法炮制,应该是相对容易些。我不由松了口气,把右鞋递了过去。可谁知,右鞋却更为顽固,无论钳子拔、锤子敲,用力拽,可未见得有半分松动。她又把鞋子转了几个方向,却毫无进展。眼看着把固定钉子的小钢管都拔出来好大一截了,钉子还是无法从钢管里弄出来。老妇的头上开始冒汗了。我于心不忍,想帮助她,可是我更无从下手。我开始想对策了:如果真的今天拔不出来,我怎么将就着穿回去?那一刻,我甚至万念俱灰:本来鞋子就大,现在再加上铁钉摩擦地面的声响,我不就成了街头的另类了吗?

幸而正想着,那颗钉子被拔了出来,虽然鞋子细细的后跟黑漆有点擦破了,可终归是出来了。

接着,她开始找替换的鞋跟。她弯下腰在小推车里面拨拉着,不时拿出一个鞋跟比划着。也许这双鞋的制作真的是不合规则吧,我看她拿出了四五个都不太合适。最后,凑合的那个稍有点大。

我想给鞋子加上一个绕脚脖的鞋带,以解决鞋子不跟脚的问题。可是她翻遍了所有的口袋,也没找到。说是老头子不知放哪儿了,亦或是他拿走了。我问:那他去哪儿了?她说是赶集去了,赶集人多,挣得相对能多一些。

在她的絮絮叨叨中,我渐渐了解了她的一些情况:她是四川人,来灵宝十多年了,靠补鞋为生。有三个孩子,最小的儿子就在灵宝上高中。她的摊位本来在道南那边,只因为最近道南那边人少,生意不大好,她便搬了回来,和老头一起在步行街这边。遇到有集市的时候,老头四处赶集,她就守着这个摊位。

说话间,对面小区里出来了一个中年妇女,搬个凳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坐在柳树下乘凉。走了之后先后又来了一个小伙子和两个美女,我以为是补鞋的,可他们坐了一会起身走了。原来是走路累了,借个凳子歇歇脚。

这时,我仔细看看了她的鞋摊:很简单的一个柜子式的小推车,一个铁架,几个凳子,两双棉拖鞋,都很破旧。尤其是那几个凳子,五花八门的。一个像是生做的那种最古老的,一个是宽面的竹凳,可是掉了一竹片,成了破洞;还有两个三条腿的圆凳,一只凳面完全坏掉了,用不规则的木板代替,很显然年代久远了,边已经磨得很光滑;唯一一个好点的圆凳子,凳面也是伤痕累累。这就是她的全部家当,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黑、脏、旧。

她很瘦,中等身材,脸被晒成了古铜色,粗糙的双手,穿一件酒红色的夹克上衣,披的是这个行当人经常用的军绿色的布裙,垫的牛仔布上锈迹斑斑,刀子划出的痕迹随处可见。

看到我一直找话题说,她便不设防地谈到了家庭。我问他:你一年回去一次?她说,平常是,去年可就回了三次。一次是过年,一次是她老娘病重,还有一次是自己家有事。就这两次把她们一年攒的钱花的差不多了。她说老头在家是老大,虽然还有三个兄弟姐妹,可是家里有事都是找她们。本来挣得就不多,这一来二去的,根本就攒不到钱。

她还说,当初找老头时,因为婆家经济条件不好,家里不愿意。可是她就相中了他的人:老实,干活不惜力,对她也好。就包括上次老娘生病,他忙前忙后,尽孝送终,瘦了好一圈。虽然和他的生活很辛苦,可是她认了。

我见过她老头,秃顶,矮胖的个子,同样黑黝黝的皮肤。

轮到粘鞋底了。她拿出一块皮子四处比划,想找一种最合理的、最省原料的方法。最后粘好的鞋底有点不规整。可是我没有怪她,我知道她的不容易。

补完鞋问问价钱,30元。我没有搞价,付了钱就走。

次日经过鞋摊,看到老头老妇坐在街角的鞋摊上,因为当时没有生意,他们有说有笑。因了笑,他们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可是,仿佛每一条皱纹里,都暗藏着深深的幸福。

读过许多文章,每看到描写社会底层人群的幸福时,我总是对那些分吃一块热红薯怀里揣着一个热包子之类的情节嗤之以鼻,很不以为然。当社会上俊男靓女的情话打动不了我们时,作家们就会杜撰一些类似的故事来赚取人们的眼泪。可是今天,我信了。修鞋的老妇老头,他们,同样也有幸福,就在同修一双鞋时,就在共同享用一棵柳树的阴凉时。

街角咖啡馆,会遇见谁

一、二、三九。

 

还是九步,刚刚好,不多也不少。微热的阳光还是以同样的角度照射地球。

只是九步那里的她早已不见。

她,算不上标准的美女。但也出落得大大方方,正好是他偏爱的类型。他在遇见她之前不只一次幻想过该遇到的那个人,终而遇到了,却和梦中的有那么几分偏差。然而,谁又能料到谁是谁的谁呢。直到遇见她,才明白生命为何乏味。原来是为了她的出现铺垫。

他和她相识是在一家复古的咖啡店。那天下着一场小雨。旧旧的音乐也增添了一丝的伤感。这场雨,突如其来,不期而遇。和他们的相遇一样。大街上都是落荒而逃的人,拽着皮包。他,还未从失恋中找回现实,便借着这场雨抚慰创伤。她,是个话不多的普通女孩,善于把内心掩饰得很好。也许,爱就是一瞬间的事。看了一眼,便愿倾注终身。目光对焦,男孩万缕愁思被看穿,女孩就这样盗走了他的脆弱。

这场雨,可真大,不是吗?嗯,是啊,怕是没有那么快停。

他们就这样默契得走进咖啡馆里,他们坐在同一张桌上上,喝了一杯咖啡。期间没有半个字,就这样他们喝完咖啡,等雨停了,便各自离开了。没有一个人认为这段普通的相遇会给人生带来怎样的改变。而,于千千万万中遇见了一个人,其缘分不能小视。

就这样,过去了好几年。他从另一座城市回来。路过这家咖啡馆,竟然停了脚步。好像万缕思绪纠结地盘扎在一起,牵引着他推开咖啡馆的玻璃门。

一、二、三九。

还是九步,刚刚好。

他甚至惊讶自己怎么还记得这么清楚。毕竟,只是一面啊。

我们总是遇到一些不开心的事,而总会碰到一个人,他们教会了我们一些东西。或许方法只是一个眼神而已。

街角咖啡馆,会遇见谁?

昨日的风

昨日的风,昨日的雨,昨日的情怀竟这般动人。摸不去,带不走,昨日的你我竟如此多情。

 

花开花落,年复一年,为何昨日的背影依旧如此清晰,为何那熟悉的声音在我心中仍难以消散。轻问一声还爱我吗?还记得我吗?在这烟雨蒙蒙,繁花飘落的世界里,我在你的记忆中是否依然?我在你的世界里是否还在?是否你还会想起我?可知我思念你的心依旧,想你、恋你、念你,愿你把爱能给我,愿你的心中能存有我的一点空间。我相信你有的,一定有的,你也一定记得我,因为昨日的情怀总叫人难以忘怀。少年多情,表面的冷漠掩饰不了你多情的心,你也同样希望昔日的爱能再一次复苏,不是吗?

别人说,时间可以冲淡一切,距离可以拉长一切,就像我们彼此的思念在距离和时间的冲刷之下,也会变的默然,失去的爱,很难再拥有,那日渐衰减的感情只会随记忆慢慢风干。

但我仍希望与你重逢,所以我特别喜欢象征团圆的圆月,望着他,我就好像看到了你。你的双目就如同那皎洁的明月,那么含情默默的注视着我,那么深情的给我微笑。常常隔着冰冷的电话,感触着电话那头你炽热的心,我知道你一定也会感觉得到,触摸得到我此时的心情。喜欢你,却难向你启口,喜欢你却难以向你释怀,唯有这样,隔着电话,聆听着你的声音。当经过无数次变换的声音,从千里以外传到我的耳中时,已变的不再熟悉。有时我甚至怀疑,电话那头是否是你,是否是我喜欢的那个你。我知道你一定变了,世间那有不变的容颜,哪有不变的永恒呢?

滴不尽相思泪,诉不完思念情。想你,忆你,渴望你还会记起我。独倚栏杆,隔山相望,一颗苦恋的心依旧。托着憔悴的容颜,唱着旧日的恋人情歌,《爱一个人好难》,一颗苦恋的心在苦苦等待,等待远方的你。

恨君不是江楼月,南北东西。

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是江楼月,暂满还亏。

暂满还亏,待得团圆得几时。

风的传说

仿佛复制得N年前的场景,风轻轻掠过我的清醒,将一片雪花再次写入掌心,那么纯洁晶莹,连周边的绒花都透着丝丝令人无可抗拒的感动。我惊疑雪的温柔,虽然这将预示春天会红着脸,映照在我的体感里。但,我生怕一瞥回眸会摧毁梦的世界--毕竟雪的孕育需365个日出日落!拉出去的身影很长很长,宛如思绪,却不敢随意收敛脚步,哪怕些许的颤动,无疑会惊醒熟睡的雪花。让她在甜美中睡会儿,不要打碎她幸福的笑翳

 

风,使劲撕扯着我的N年前。尽管有些惊惧,然风是无情的,它可以随意自己的勾当,任意摆布你的喜怒哀乐,甚或春夏秋冬的场景转换,你只如远离母亲的娇儿,在风的肆虐中任你无能为力。她来了,突然得让我手足无措,坚定如凤凰涅磐。那是一次演讲比赛,无论口才与气质,仰或声情与举止,在我评判的标准里,绝对值得培养。其后的接触,她没有辜负所有人的期望,以她特有的清纯与勤奋,赢得了单位的赞赏。望着那朵洁白的雪花,我将满腔的担心与希望完全托向苍茫的天宇,甚至希图上苍将雪花飘向恒久,她是圣洁的,是上帝赐予的心动。

一切是从讲故事开始的,天南海北,古今中外,传闻轶事,经典传奇无所不谈,她的爱好与涉猎令我叹服,对于舞文弄墨远非爱好所拟。特别她的宽容与隐忍更是让人无可比照,而她的家则是她永远的痛,我不忍触动那颗受伤的心,仅只沟勒出她的轮廓:靓丽可人,温情娴淑,果敢中始终透示着理性与执著。在她的世界里,羊群里的大灰狼绝对是现代板的灰太狼,不设防的角落绻缩的总是受害者。在她向我哭诉中,我无奈剪下天边的那一轮红日,包起她颤抖的声音,任由红色的玫瑰凋零在无情的黑暗里。望着她孱弱的身躯,真想上前去给她一个支点,好让她催动陷在泥土里的脚印。但,没有,或许本能的自私让我悔恨至今,我只有洒脱着两行热泪,默默的,默默的凝望着身影的渐渐小去。我知道,她踉跄的脚步无疑会磕碎所有的灯光,而称之为家的门里,充盈着漫无边际的寂寥,没有任何温情与财富。夜空,由于她的离去,不再明亮,最后一颗流星瞬间划破了我的手掌,没有血,只有痛。转天,我拿出她送我的电动须刀,像按紧一支蛋糕上燃烧的蜡烛,许下一个足以让春天释怀的梦,关于风的撕裂与夜的疯狂后,泥土里顽强的绿色,那是一片盎然,一幅山水。她的生命就在于不屈不挠,像梅,如荷。

风匆匆经过我的杯口,于是,思念便将情绪慢慢调浓,蒸腾起缕缕雾色,把天空铺展成一个又一个的夜,又将每个夜晚装帧为一本精美的书稿,尽管没有任何文字,但总想听到熟悉的翻页,以至那轻盈的风声。愉悦、委屈乃至尴尬她都会第一时间或倾诉或眼神送达我意外的欣喜,听到她满可令房间跃动的清脆,我会坦然游离茶杯,静静欣赏她眉宇间闪现的文字,而当将一切在流动的空气中转化为正能量的时候,一塌糊涂的泪脸即会瞬间绽放出五彩缤纷。那时,我脑际突闪一个词:天使!于是,把时间放在微笑里,静静的听,细细的看,最终将她的故事缓缓注进杯中,升华为一团碧绿,无疑,我开心着她的开心。

幼时听大人说,世间有一位永不会老的老人,牵着你的手关爱你一生一世。我不信,绝对,那不是生命的逻辑。近暮,彻悟--我们生活在时间里。从手指间逝去的光阴可怕中交织着残酷,五个年头的相识、相熟到交心,可谓超音速。那是一个庆幸她终有归宿的傍晚,手指间的短信刚飞出视线,一声凄婉的哭声透过听筒将一帘薄暮撕得粉碎,一片片尖刀似扎上心头。刚入新房的新娘从天经到地义岂可受此残忍!我愤而起身,将水杯狠砸在窗边,沧桑人间,芸芸众生,何不容得一个娇弱女子。劝慰,开导动情了满天星斗,隐隐间,有种心悸的预感。曾经,虔诚于庙堂观殿,祁福祷祝;曾经,默念于白昼轮回,幸降于斯。我生命中缺不得她天真且顽皮的爽朗。无数次,伫立窗前,看迎风飞舞的雪花,像极了远方的你,窗上的冰花,慢慢凝实成一个女人的温婉;也无数次,登高远眺,赏天边翱翔的飞鸟,读懂了你,山上的嫩绿,久久地呈现出一个女人的广袤。然,挥之不去的,受伤为何总是你。多少次,记下文字的冲动被扼杀,倾听声音的奢望被压制,但梦中萦绕却无能为力。那是一个山草树木,水天一色的世界,势利、金钱被惊涛荡涤得干干净净,只有一朵艳荷,在鱼儿的喜戏中把满脸的惬意无私洒向太阳,任微风把枝干摇曳成动听的歌谣,飘出很远很远。曾记否,那个正月,我俩对坐酒搂,从不饮酒的我,趁着思念浅尝了一盅醇烈,热辣烧得手脸通红,惭愧于你将愁烦尽释杯中,那刻,我深知毫不做作的你给了我太大信任与天空,没有杂念,不掺温柔,尽只开怀酣畅。相互间通透如两个玻璃体,心跳的共鸣扔下满桌狼藉。而今,玫瑰庄园里还会否有你的身影,就像酒杯中流动的那几缕诗行?数载一晃,在暮鼓晨钟的轮转时序中守候生活,何曾忘却过心中的季节,荷花才红,我熠盼着秋去冬来,冬去春来。终于盼到去年的早春。小巷依在,车流还复,只是昔日醉心的酒搂已经匿迹返古,那抹曾守望的风景早已镶嵌在一种名叫玫瑰的植物里,找不到亦辩不清,不安的心总是经不起负载的承诺,不敢惊动咫尺的你,甚或触碰我们无言坚守的红线,于是我把它刻写在太原的记忆里。如今迎来了曾在心中隽永的季节,走在朔风猎猎的飞雪中,任寒意一点一点侵袭自己的脸庞,希望能从雪雨中找回几许可以慰籍岁月的端倪。轻轻捧起一朵曾被寒冷打落的雪花,任晶莹的花瓣从掌心一点点轻盈滑落,当这朵洁白再次与泥水重吻时,我为它们的千祈珍重,只是踅身而去时风会听到呜呜的低泣的确!虽然殇感。

你,走了,执著着你的执著,渐渐融入暮霭。然而,那份温柔与纯情却回旋在我的心底,携带着醉人的印痕。当故事已远去,余味已过往,蓦然回首,灯火阑珊之处,再难看到你的影子,我只吮吸着遗憾,在梦里遥遥相望。也许这是一份真情的告白,也许这是一份迟到的忏悔。我似乎听到你爽朗的笑声,与瑞雪飘舞应和着,交织成一道绝美的风景。漠然间,我采下一片枯叶,写下关于你的写照的箴言:花开花落都有情,花开花落皆含泪--不公的天平!

你背起负重,向着生活,沿着简单,把终生百万个期冀寄与懂事的女儿,自己仅留下真诚与无暇,孤独承受着来自任何的枪林弹雨。翻开三千青丝,我不知道哪一根可以留给你,但我明白,走过去的必是蓝天白云。于是,肆意挥霍的冬日,我在一行清雪中写下了,赠与你的断章,甚或,我在等,和你一样,温柔的寒冷,推开柴门,雪在风中依旧飘舞着传说

风的轨迹

又是收获的季节,我曾不止一次地叩击心胸自问,除了满目潇潇之外我能收获什么呢?

 

被大山折断的视线总是牵着一方土,挂着一缕情,走了千里也走不出一双老花的眼,那是一双充满期待而坚定守望的眼。

童年的梦想早已生根发芽。这梦想不知停泊何处清丽的花园,如放飞的风筝被风暴折断了绳索,栖息在云里雾里。

为寻求一个容身的处所,为寻一种活法而潇洒成啼血的杜鹃,为一种心情而望尽天涯路。在温暖的驿站,在春天的港湾,我只是一个过客,但我清晰的脚印一直从大山的那一边延伸而来;我曾是一只被红尘击中的大雁,但即便受伤,也在空中幻化出一条亮丽的划痕。

哭喊着呼唤遗失的灵魂,呼唤着被巨石击碎的帆,仔细翻找每个带泪的脚印,毅然踏上记忆的归途。一座断崖叠立来时的路,崖下是一片片璀璨的陇亩。

走,难道是求一种尘世的喧嚣,还是要一种古道瘦马的神韵。

耳里挥不去的是寒山寺的钟声,这是千年不变的坚定的重音。时间被翻成一页页飘落的日历,猛一看是一张张苍白的纸,细细瞧瞧而又有些些依稀文字。是不是真该数一数掉落的红叶,捧一杯土栽鲜艳的花?

高原的风

高原的风粗犷而豪迈,刻就了一群勇敢坚强的草原人。

 

初春刚从冬走来,春风呼呼地吹着,草儿伸着手脚,在冻土里萌动。高原还有冬留下的痕迹。草儿在苍凉中,从那蓬松、枯黄死去的草的根部,探出头,春风把所有冬眠的草摇醒,穿上绿色的衣。那嫩绿的草,由初春的柔弱渐渐走向夏的茁壮。

绿色高原的夏,是南来的暖风打扮而成的。当夏的凉风请出五颜六色的野花,象巨大的绿色舞台,着装艳丽的万千演员在翩翩起舞。

清晨的雾,从远方飘飘悠悠而来,把美罩在了白纱中。高天的那缕阳光,在凉风中穿透白纱,朦胧中的原野,哪美的容颜,慢慢在薄雾中又展现出来,这时仿佛进入了梦幻中的童话世界。

夏是高原的黄金季节,一个花草香,牛羊壮的绝佳时期,谁不想把夏留住。偏偏萧瑟秋风不尽人情。高原那么美,可怜一夜秋风,把高原变得如此憔悴。有了风霜,有了冷露,草儿滴下了酸楚的泪。容貌在霜冻中逐渐变黄、干枯。这中颜色,不是平原秋的丰收景象,高原的这种色,意味着草枯、衰败景象。牛羊开始变瘦,预示要更艰难地接受冬的考验。

高原冬季凛冽的风,是北国冰山来客。呼啸着,像要吞噬整个高原。雪花狂舞,远山隐约的轮廓,挺起壮实的脊梁,凛冽的寒风把高原变成了银色的世界。洁白把高原装扮得纯净、朴素,寒风把高原变得如此寂静。冒着风雪,牛群、羊群在向远处迁移。寻找浅雪中的牧草。

雪莲迎着寒风,在雪中盛开,也许天生是雪的同伴,绿的叶,白的花,在风中摇曳。它是风雪的娇子,高原的精灵,雪地傲然挺立,用弱小的生命顽强地与劣境抗衡,不亚于高空飞翔的雄鹰。

这时啪啪一声鞭响,打破高原雪野的宁静。牛、羊踏着雪,奔向另一处有牧草的地方。

那牧羊的姑娘,白色的狐皮帽,颈下皮祅翻出的羊羔毛,和雪原融为一体。多象采来的那株雪莲。

高原,不同的四季风刮过。高原的小伙子才如此慓悍。特别是姑娘的脸蛋,紫外线与四季风化妆成永不褪色的高原红,是高原特有的美。

高原的风炼就了高原人勇敢、坚强的性格,千百年来,高原人从风雪中踏出了一条坚实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