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1st, 2024

八月有你暗香浮动

【www.qg13.com – 八月情感美文】

把自己的恋爱故事记录下来,记录爱情本身就是一件浪漫的事情,我们究竟记录了什么样的爱情故事呢?那么下面是迷你句子网小编收集整理的八月有你,暗香浮动,希望能够帮助到各位。

行走在乡间小路上,撷一抹清雅芳香,品八月如诗如画,如梦如幻。远眺秋染群山,色彩纷呈,近观田园广袤,阡陌纵横。秋野的美豪不设防的入了眼醉了眸,看!那片片金的海洋,被秋风撩拨起阵阵浪涛,是成熟的喜悦,是狂欢的舞场。听!那机械的轰鸣,人语的欢笑,无不为收获的八月喝彩。

八月,是一季播种的希望,也是一季幸福的守望。这个季节,有人收获了粮食,有人收获了知识,有人收获了成功,有人收获了爱情,我收获了友情,收获了感动。这个八月,只因有你,暗香浮动!

遇见你,在那短暂的停眸间;认识你,在那闪动的QQ图像间;熟识你,在那一分一秒的同事知遇间;懂你,在一朝一夕的倾心扶持间。你说你心直口快,热情似火,我说我外冷内热,心似琉璃,两个完全不同性格的人,只因有一颗同样坦诚直白的心,走在了一起,风雨同行,浅唱流年絮语。

第一次看到你是在孩子的家长会上,只是那么短暂的一聚,留在脑海里的映象也是粗糙的,除了外貌,唯一能够确定的便是,眼前这位美女是一位精干且极具责任心的好老师,首次相见,短暂而生疏,未曾熟识便已陌路。

后来,我在自己工作的一个群里意外发现你的QQ号码,为了便于随时了解孩子的学习情况,我主动添加了你,其中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未曾聊过,您经常忙碌,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耗费在网络上,而我,也因性格的腼腆矜持不敢轻易讨扰。

一段时间的沉默,最终还是你首先打破了僵局,因为期中考试,儿子的发挥有点失常,导致成绩一落千丈。这一次QQ相谈甚欢,也彼此拉近了心的距离,聊天的次数也逐渐多了起来。对于您,我始终有十分的敬意,每一次交谈,我总是万分的谨慎,生怕自己稍不留神的一个错字或者一句口误而造成误会与伤害,因此交往中,在随性。开朗。直率的你面前,我倒显得有几分做作与矫情之态。

爱好文字的我,喜欢用文字书写自己的一亩心田。展一页QQ空间为笺,以键盘为墨,鼠标为笔泼墨挥笔,一字一符都是我的小心思。自从你看到我的文字知道我爱好文学后,便成了我空间的常客。每一篇粗浅的文字下面总有你留下的足迹,你默默的支持与鼓励,为我增添了更多的动力,让我更加有信心在文字的道路上走下去。

一次,你在我粗俗浅薄的文字后面留言,半开玩笑半怜惜的说。你不去教语文,实在是一种损失。看到你的留评,自内心深处泛起一抹欣慰之情,我只是一个文字爱好者,写一些粗浅的文字以慰藉孤独的灵魂,又有何德何能得到你的关注与感慨呢!而你不但一再关注并且施于行动关怀,令我为之动容。

之前,我一直任教于一所民办幼儿园,除了闲暇之余写点小心情发往各个网站以外,其余时间基本都在幼儿园度过,每天面对那些可爱的孩子,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工作呢?然很多事情不是你想用心去做就能做好的,不管我怎样努力,幼儿园最终还是因为各方面现实问题倒闭了。

事实也告诉我一个道理,个人的力量总是薄弱的,螳臂挡车只能是自不量力。幼儿园的倒闭,将我置入一个失业的行列,面对明天,面对未来我一筹莫展。正在这时,你的一通电话,重新燃起我人生的,在你的引荐下,领导的赏识下,我很快踏入了小学的校门,走上了一条有你同行的道路。

当我走进宽阔的校园,走进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时,心情是激动的,澎湃的,同时也有几分顾虑与自卑。学校共有十多位老师,并且大多数都是正式编制的老教师,而自己只是一个初入小学的新手,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与接纳吗?在这里能够得到有力的发挥吗?

当同事们热情的彼此打着招呼,并以随和大方的态度与我相处时,事实证明,之前的顾虑只是我个人狭隘的多思多虑。在大家的和谐共处下,我很快融入到新的环境,并在你的一路扶持传教下,很快进入正常工作状态。

距今,已上班两星期,很多次与你相见,很想说声谢谢,却一直未能说出口,不是不愿说,也不是不想说,只是感觉一句谢谢早已诠释不了你我之间的那份情。你是一个直爽开朗的人,我是一个含蓄却简单的人,就让我们携手与共,在最清纯的流年里尽情绽放吧!

qg13.com精选阅读

八月,你好

七月流火,褪去一身尘埃,染上一席心雨,漫步在空山新雨后,聆听末蝉最后的哀鸣,那是对我们来不起开始爱情的祭奠。夏蝉一厢情愿地为幽林贡献了整个人生,最后的落幕终于得到了长林的垂怜,当八月的雨滑过温柔的细叶,安然地滴落在夏蝉的脸庞,那是幸福的眷顾。

 

秋风温柔的拂过梧桐的脸庞,留下时限的告慰,多少个日月后便携程它的风花雪月,瑟瑟的秋还有一丝温暖。而我们的爱情却消失的无迹可寻,没有一丝丝预兆,一个猝不及防的转身便再也寻不到你的背影,暗流涌动里只有恐慌深深地栓住我的心。抛弃是最后的结局,孤独是最好的朋友。

如果说遇见有名字,那一定是美好。千客迷糊,胭脂隐约间看不透羞涩的脸眸,彩袖长衫间望不穿路人的心思,各自执手神秘一路前行,在下个路口巧遇缘份。匆匆的步伐,混杂是市井,总有一双步履为自己奔赴。悄然驻足,回眸,浅笑,便是情。那时她青涩妩媚,长绾落发,坠霞飘逸,轻轻地落在他豪情的长宇中,她春心荡漾,他情愫绵绵,这就是遇见,美丽的邂逅。是我喜欢你,而你也刚好喜欢我,这样的邂逅是唯美的,是我所仰望的。我们邂逅在烟尘,在烟雾弥漫的尘间拥有过彼此,田野花香,甜言欢笑,落日余晖,携手踏月,我们有最美的记忆,最好的故事。恍惚几载,我们在眉间落下彼此最清晰的影子,在岁月里有我们共同的气息。

如果说告别有名字,那一定是遗憾。后来的离别,总有一方毅然决然的选择头也不回的一往直前,亦有一方苦苦地在街角哀求,忘记自己,忘记世界,只记得有那么一个人轰轰烈烈地爱着他。他的勇敢,他的狠心,我看不透,也不敢轻易猜测。我想那个故事的女主角,对这份爱情的呵护比过爱自己,只是我们都太年轻,敌不过时间的命中注定。再怎么放不下,纠结,还不是要放下,时间不可能让你再来一次。

八月,我想悄悄地告诉你,到现在我还没有放下他,没有忘记曾经他对我的深情,也忘不了他看似问心无愧的离开,一幕幕深深都印在时间的刻度,在每一天的二十四小时里潜度着我空乏的躯体。

后来的他,我不在乎,我在乎的他是曾经和我谱写故事的他,一直属于我。

八月,九月

九月,你看啊,八月走了,你来了,你是否也带来了些什么。比如,生活的希望,知心的朋友,我憧憬地未来…

 

八月的夏风,温热间带着野草的清香;八月的阳光一缕一丝的斜挂在我的臂膀上,一阵暖意;八月的天空,湛蓝而无杂质,透露着永恒的纯净…

我轻坐在小溪边光滑的圆石上,脚下踏着青苔,听着溪水的吟唱,闭上眼睛…有些飘忽,有些迷茫,还有些无助。

我脱了鞋,慢慢的把脚放入溪水中…

猛然间,我把脚从水中抽出,那水,好凉,好凉。那一瞬间,我脑子里闪过一个词寂寞。寂寞?为什么会有寂寞?

想着,想着…脑海里闪过了孤独、无助、自闭。

默然间,我把脚又放入了水中,我这次没有被水冷的一乍,只是觉得太阳的暖意和它的冰冷划出的界限有点太过明显,太过刻意…溪水为什么不肯接受太阳的暖意,不肯接受他的好。偏偏要这么冷漠,为什么?

过了好久,我笑了,有些可怕,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只是莫名觉得我们好像,都是一个人,都还徘徊在落日无人的巷尾…

我不愿把自己暴露给外界,不想让你们了解我,一切的好我没有觉得理所当然,就是不想说,不想笑,不想和你客套。连父母也是一样…

这两个月,我在小姨家,成天躲在房间里,连窗户也是紧锁着的,窗帘也是全掩着的。就静静地缩在角落里看书,看帖吧,听音乐寻找着快乐。

我对外面的一切都是向往的,都是喜爱的。真的,我喜欢自由,喜欢蓝天白云,想听那一声声会心的笑声。可是我就是这么的格格不入,我只敢躲在暗处窥看这世界,寻找世界的美好。

我想有个知心的朋友,可是真的没有人能够理解我。这个八月,我过得不好;尽管,天气很好,风景迷人…

在八月的末尾,我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户。让阳光撒进卧室,布满每一个角落;让风吹进房间,带走所有的晦气。远处,那栋居民楼上有一束气球,跟天空一样美好的蓝色…我笑了,原来我还是会经不住,接受这世界。

八月要结束了,八月带走了台风,带走了无数的燥热。引来了,秋风,凉意,释放,温柔,但更多的是希望…

九月,你看啊,八月走了,你来了,你是否也带来了些什么。比如,生活的希望,知心的朋友,我憧憬地未来…

九月,嗯…

八月,还好吗

在没有遇见的时候,又遇见了谁?在没有爱的时候,谁又是谁的谁?

 

题记

八月,还好吗?记得走过的每一段时光,我叫它回忆。如果说,时间是一条长长的河,那么我注定是深水里的浮萍,一直都在漂泊,没有退路没有归期。心,静静,静静地就好,在不被风尘打扰的这一刻沉寂所有的思绪,我只想在某一个角落把关于你的一首小诗连同彼此的记忆共同收藏。

如果可以,来生做佛前的一株青莲,潜心修行不管缘来缘去的红尘惆怅事;或许,当有一天在安静的佛堂再次看到前世曾眷恋过的那个人,他眉目依旧清晰,依旧是风度翩翩的模样,只是,也只是匆匆一视而已;我依然是佛祖前的那株青莲,与红尘再无牵连。

夜,总是寂静无声,一首歌曲循环着熟悉的旋律,恋上它淡淡的忧伤,在一瞬间心思开始变得迷茫,异乡的孤单将夜与影子拉的好长好长。执笔,习惯性地拈起墨香,我知道此刻我是行走在文字里的女子,与悲伤有染与风花雪月有关。

遇见着,别离着,有的人总认为是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人是一辈子难以忘记的人,可是事过境迁谁又会记得当初彼此许下的诺言?就这样,走着走着就散了,最后连回忆也淡了。八月,想问问你还好吗?这份如水的心思是否注定会随风飘散,飘逝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与你演绎一场擦肩而过的美丽。

念,走过山水之间,心若在天涯亦咫尺。我没有很想你,我只想在笺上写下对你一纸的情话然后用心默默守护我们暖暖的情意。如果说你是一首小诗那么我便是认真阅读的女子,在一座倾城的时光里安静驻足、停留,心中亦会牢牢记住你的样子。若可,你我记得可好?在岁月的笺上留下彼此的墨香与气息,待经年后重新翻阅便会想起曾经我们真正拥有过爱的美丽与温暖。

零落成泥碾作尘,唯有香如故。记得我的世界你来过就好,哪怕只留下一城的清寂孤欢,而我依旧是那静默的人儿,浅浅望,深深藏。半世流离,带着丝丝的念想走过一程又一程的山水;或许,陌生的不是风景而是心中那份熟悉的情怀,望不穿的天涯说不出的心里话,我终究是流浪的女子像风一样轻柔像雨一样飘渺,无边无际看不清心的海岸。如果可以,请允我择一段文字的柔情来描述那份远远的想念,我在他乡,你在他城;八月,你还好吗?

20xx.8.4

八月的河

八月,夏天已经到了末尾,风还没有带来凉爽,它好像还有些犹豫,空气里依然很燠热。这几日心里想着去趟河边,虽然平时也有经过,但从未真正驻足,今天决定去看看。

 

下午我穿过一条条闷热的街道,出了城郭,来到河岸上。河边的风要大许多,一团团热气流一阵紧接着一阵,河面上已经有一些垂钓的人,撑着太阳伞一动不动,有的干脆光着头直对着太阳,难道他们真的感觉不到阳光的刺痛,我沿着河岸漫步走着,河岸上有树的浓荫,婆娑的树声,偶尔几声蝉鸣在树影里某个地方响着,它们也到了热闹的尾声。

河岸下面几米便是潋滟的流水,前些天下过几场雨,现在还能看到河水涨了又落下的痕迹,浅滩上几只洁白的白鹭在丰美的长草里探着脑袋,对这条河流最熟悉的应该是它们。我想找个觉得舒适的地方坐一会,这一路走来身上已经出了许多汗,可是却没有看到一个想让我停留的岸边,前面是一棵稍大的柳树,干脆就坐在那里吧,地上的青石干净凉快。

我坐在树荫里,我的不远处还有一个小女孩,扎着马尾的小辫子,在浅滩里捡拾着晶亮的石砾,那个太阳伞下一定是她的爸爸,现在正是孩子暑假期间。小女孩捡满了石头就走到爸爸面前,摊开手掌让他看一看,嘴里高兴的说了一番话,然后又继续再捡,每一条河流里仿佛都能流淌出孩子无限的快乐。

其实年少的时候我也喜欢垂钓,独自坐着看着平静的水面,心里什么都不必想,似乎内心深处也慢慢走进了一种安宁。那时看到孩子的时候,也想过如果也有个孩子陪着我该有多好,那时我的快乐并不多,那种心里对一件事物真切的欢喜与孩子脸上纯真的笑容在河边相遇,会是怎么的一种小幸福,一定也会给孩子的童年增添一页页纯真无邪的回忆,可惜那些设想不知为什么在平凡的生活里却没有实现,流年似水,而现在那些年华都走丢了。我在河岸上默默地坐着,长长的河水从北方蜿蜒着流向南方,渐渐隐没在一片青色里,看不到源头也没有尽头,这是一条大河,日夜流淌的大河。

河面上波纹翻动,风好像又大了些,头顶上树叶沙沙,这时才发现树根里还放着几本书,河风哔噜哔噜翻开了书页,这些书想必是那个小女孩的,我想在我没来之前,她一定也是像我这样静静地坐在树下,看了好长一阵子的书,看得累了,就走到河边捡着彩色的石头,她是一个多么可爱的丫头。

我的这个地方恰巧是河道弯曲凸出的部位,所以视野开阔,对岸的高树,远处的长桥,再远些的铁塔,眺望一会远方,思索一会即将过去的夏天,热风灌满了我的衣袖,身上出了汗又被风吹干,我在树下坐着,静静静看着,我想看清这条河。良久,良久,不知从哪里飞来一群雀子,落在河水边的茂草里,草的种子已经成熟,转瞬,雀子又叱地一声飞起,飞向了远方,一阵嘈杂过后这里又剩下呼呼的风声。

河水依旧波涛翻涌,小女孩的爸爸开始收着杆子收着太阳伞,看来他们要走了,今天的风本就不适合垂钓,也或许他只是钓的一种乐趣钓的孩子的童年。现在这里只剩下我了,我还想再等一会,河水的土腥味包围着我,这种味道又被长草的涩味冲淡,我慢慢想起那个无忧无虑的少年,那时我还年少,那时我还常来河边,无论是洒满露珠的清晨,还是午后的晚风,我都能沿着河岸静静地走一段,那时一棵青草就能让我想到一片绿色,一道水湾就能让我想起远方和蓝天,那时我的快乐并不多,我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我默默沉思着。

良久又是良久,太阳渐渐西沉,马上就要黄昏了,这期间还来过几波人,他们在岸上站了一会又走了,我在这里竟然不知不觉坐了一个下午,远方的天际边好像聚拢了一撮乌云,慢慢向这里延伸,似乎一场遥远的雨又要向这里走来,我也该回去了,时间不早了。

此时,河面的风已没有那么热了,似乎还掺杂着一道凉爽,一只白鹭从草丛里飞起,迎着风飞起,或许是风太大,它飞得比较慢,我仿佛能看到它每一次拍打的翅膀,它在风里飞得那么自由,那么自在,我是多么向往。

这里越来越安静了,河水拍打河岸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清脆,短促,宛若是它在这个夏天里的最后一段独白,一遍又一遍,只有我在聆听。

八月的相恋

每遇到一处美景,每尝到一种美食,每听过一段笑话,每看到一段好文,都会想,你在这里就好了。

 

当看见你的时候,千情万绪涌上心头,觉得怎么爱你都不够,却又觉得只要能抱住你就够了。寂寞的时候想你,热闹的时候也想你。因为你的孤单,所以热闹也变成孤单了。

我想我是疯了吧,你明明在我的身边,却还是很想你。这样的感觉,从心里流出来又回到心底,我的依恋是这样与日俱增。

我把爱情打扮得如此美丽,如果它明天就遇上,我能开出三瓣、四瓣、还是五瓣的花儿,经得起这风吹?

卿语:我本来自大海,感谢大地/这些年对我不舍不弃的容纳/再不回去/生命就会在失水中枯萎/回归大地/是我唯一的出路/别了,大地/别了,昨日

爱情被汹涌澎湃的诗意所裹挟。

真爱/你,粉嫩粉嫩,一丝不挂纤尘不染,/赖在温柔里。

天真烂漫,咯咯直笑,/戏水的人儿,/哦,沐浴的赤子。

被你钩住了魂,向我索命呢。爱你这个小少女,爱到心疼。大诗和小诗,都是你的爱情观,是你张扬的,你向往的,你渴求的。是人性本质的呼唤与苏醒。

彻悟了你的诗,更彻悟了人。这样的契合度,一定是90分以上的优秀。

你的独家理论,充斥在你对爱的宣示里,逗所爱的人儿开心。

女人的美是睡出来的。有觉可睡。有时间可睡。有心疼的男人可睡。

对美的来源,有不同的看法。有你才会有光,有滋味,有美色,才会有创造力,有欣赏的视觉,有不一样的今天和明天。才会感觉仍然活着。女人在爱了之后,对事的看法,似乎简单了很多。人分成两类,爱人和其他人。事分成两种,和你有关的和与你无关的。

妙不可言的女人,拥有少女的紧致,魔女的情怀,女神的信爱。

她是世上最曼妙的女人,一条小青蛇妖。点燃了你心灵的爱火,把你烧成了灰。

我怎是样的爱你,正如无法形容你的美妙,也无法形容我对你的爱。你的爱,总是在意外之外的美妙。书中不见,梦里没有,现实中,耳不闻,目不睹。不是照本宣科,不是梦里先行,更不是泛滥成灾的影视故事。身体的妙不可言,心灵的前无古人,后来者,也自有你与我一次次去超越。谁会想到凡夫俗子的爱,竟会妙曼如是的爱。

那个会爱,有爱,舍身去爱的人儿,令我在这爱里赖着,不肯出来。像两条紧紧缠绕的蛇,两尾相濡以沫的鱼,或者是那雄螳螂,为爱死而后已。(据说雌螳螂把雄螳螂吃下去,然后才能产子。)

我不要你似那螳螂,我要你一直陪伴。才会幸福和美好,不然就是最残忍的刑罚。

你许诺,当然,我会一直陪着你,我的小少女。

八月照相馆

南方晓城,八月照相馆。京秋一张张细细地看,老人的皱纹里藏着故事,孩子是欢喜的,妇人眼角眉梢尽是烟火岁月知足的幸福,那些姑娘,笑容羞涩,清碧如莲,莲叶何田田有没有一张照片,属于自己的记忆?有没有一段过往,真的永远不再想起?

 

那天京秋用去一整4个下午的时间,翻遍房间所有角落,寻找相册。

京秋散步小城街头,路过一家照相馆,橱窗里挂了许多照片,有慈眉善目的老人,有眼神清澈的孩子,有面容平静的妇人,还有姑娘在春日阳光里的明媚笑脸。橱窗玻璃映出京秋的影,京秋怔了一会儿,转身离开。归家。她用去一整个下午的时间,翻遍房间所有角落,寻找相册。

没能找到。甚至一张照片都没有。京秋缓缓地蹲下身,坐在地板上发呆。这是深秋,南方的秋天虽比不得北方,但究竟也是凉的了。

母亲从外面回来,望见抱膝而坐的京秋,很是慌张。京秋,哪里不舒服吗?

怎么一张照片都没有呢?京秋问,我们不曾照过相吗?

母亲明白了,悬起的心终于放下,她笑了,有的,我们有很多相片呢,只是搬家匆虻,都忘记带来。

京秋望着母亲,想说什么,却又默声不语了,

明天我们去照相馆照几张吧?母亲在背后问,或者,去海边,我给你拍摄。

不用了,京秋想了想说,我只是想看看以前的照片。

来这南方小城有多少时日了,京秋记得不甚清楚。或许3个月,或许半年了。她没有刻意去计算。医生嘱咐说,不要想太多事情。京秋听医生的,什么都不想。一想,会觉得头痛。索性就一日一日,看太阳从海上升起,又落进海里。

京秋爱这小城。小城不大,从东行到西不过半个小时,长长的青石板路,孩子们嬉闹着奔跑,看得京秋心生欢喜。

那是立冬后的第三天吧,京秋看阳光不错,就把被褥抱出来晒,一番忙碌后,搬了椅子坐在墙角晒太阳。有个孩子来敲门,这小男孩是京秋最疼爱的,他皮肤黝黑,瘦弱,但聪明懂事,还好学,京秋常常教他背诵诗词。孩子进门,在京秋脚边蹲下,问,姐姐,你会吹口琴吗?

口琴?京秋略略一愣。姐姐不会吹,京秋说,但听别人吹过的。

海边有个哥哥,吹得好听,我刚从那里来,孩子说,听他吹了好久呢。

哪个哥哥?

我不认识,孩子说,应该是来这里旅游的客人吧,前天黄昏我见他从汽车上下来,就住在我家隔壁的旅馆。

这个小城,并非旅游胜地,但因毗邻大海,民风淳朴,安静,也是常有一些游人来的。尤其夏天,会有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女支了画架在沙滩上写生,他们来自外地,在小城旅馆居住,10天或者半月。秋天过完的时候,这里游人就少了。

吹口琴的男子,他在立冬之后来小城。孩子提起他的时候,京秋并没有出去看。她莫名地心生烦躁,不是因为孩子,而是口琴。孩子说,我要回家请爸爸为我买一只口琴,可是谁教我吹呢?京秋竟有些不耐烦了:让爸教吧,男人应该都会的。打发走孩子,京秋靠在墙上,闭目晒太阳,头脑里有些乱,隐隐地痛。或许是困了,她想。后来慢慢地睡着了,在阳光里。

见到吹口琴的男子,是在数日后的黄昏。京秋沿海岸散步,蓦然听见悠扬的口琴声,循声望去,一个男子临海吹琴。京秋不自觉地慢慢走近。

或许是听到脚步声,男子回转身来,他看见京秋,慌忙迎上来,又退后了两步。他眼神里有惊有喜,又有悲伤。那双眼睛,京秋似曾相识,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京秋。男子犹疑着,轻唤京秋的名字。

京秋不认识他。

你知道我的名字?京秋很诧异。

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男子很是无措,他摆弄着手中的口琴,说,这是你送给我的,我又找到了,你看,这上面还有你刻的字:相濡以沫。

京秋接过口琴看那四字,字迹的确是自己的,但是,她真的不记得眼前这个男子。想了想,还是记不起这和自己到底有怎样的关系,头脑却隐隐地痛了。

你带她去一个山明水秀的地方吧,静心疗养,慢慢地会好起来的。医生和京秋的母亲说。

京秋那时就坐在神经科门前走廊的长椅上,医生的话她听得清楚。医生说她要静养,慢慢地或许一切都会记起来,只是暂时性失忆。关于过去,京秋真的全然忘却了。能想得起来的,是午后的马路,转角处突然闯出一辆轿车,京秋蝴蝶一样飞了起来,一直飞,从来未有过的轻盈,再醒来时已卧在医院的床上,红肿了双眼的母亲见她睁开眼睛,强颜作笑。

后来,母亲带她来这南方小城,面朝大海。京秋爱这小城,黄昏时的广场,鸽子飞翔,孩子们喊着叫着从南跑到北又从东到西,笑声隐没的地方是大海无边无际,海鸥掠过长空,轻舟一叶叶。

关于过去,京秋记不起来;而未来,也看不清楚。每当散步路过小城那家照相馆,京秋总不由自主停下脚步,看橱窗里一张张笑脸,青春明媚的或者年迈慈祥的。京秋想,自己也该有许多照片的吧。只是,母亲说那些都留在了故乡。母亲还说,京秋,你看这小城多好,干脆就在这里一直生活吧,妈妈陪着你。

这小城实在可爱,小城的照相馆有一个可爱的名字:八月。

吹口琴的男子每天都在海边,京秋隐约地觉得,她不喜欢看见他。男子口琴吹得好,但京秋不喜欢。

京秋,一切是我不好,给我一个机会,我们重新开始。男子讷讷地说。

你从哪里来呢?我不认识你,京秋说,我能记得的人已经很少了。

一个人的心只有一拳大小,能承载多少记忆?若是快乐的,不能记起,是遗憾;若是不快乐的,不能记起,不足为惜。

京秋夜里睡不安稳,做梦,一个又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她在奔跑,赤着脚,路那么长,有时坎坷,布满荆棘,她的双脚尽是血痕。醒来,窗外漆黑一片。

蹑手蹑脚起床,京秋找水喝。暖水瓶已不保温了,水是凉的,饮下去,浑身凉透。后半夜,京秋常常睁着眼看窗子由黑慢慢变白,心却一点一点沉下去。

不舒服吗,脸色这么差?母亲轻声问。

京秋愣住,半晌,去客厅沙发坐下。

或许,你可以对我说说,我过去的事。

母亲很是吃惊:京秋,你怎么了?

那个吹口琴的男子,他是谁?京秋站起身,缓缓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她指着朝阳下的海边吹口琴的男子,问母亲。

顺着京秋手指的方向,母亲看见了那男子。啊!母亲失声大叫,放下手中的水壶,风一样冲向门外。

那个冬日的清晨,海岸边,一个年迈的妇人叫喊着追赶一个吹口琴的男子。终于他们不再追跑,对面站立,妇人撕扯那个男子,男子垂着头,一动不动。晨练的人们围了上去,好奇的背影遮住了京秋的视线。

有些人和事铭刻在灵魂里了,或许暂时性失忆,却也譬如小动物冬眠,春日春风一来,倏然醒转。

在南方的冬夜,潮声阵阵地浮上枕畔,海在月光下跳舞。恍若一梦,京秋记起来自某人掌心的温度,还有那湿热的唇,含了青草的气息,一记记印上来。

他有一个锋利的名字,叫余小刀。青春嘉年华,京秋遇见余小刀,爱上了他,那么彻底。那时年月,他亦爱她,许了许多美好盟誓。她觉得幸福,以为就是一生了。

一切的不幸都是从那张照片开始的。人人都有许多照片,每张照片都记着一个故事。有些照片夹在相册里,有些被藏起,唯恐人知。京秋是在余小刀的QQ空间里看见那些照片的。

空间里隐藏许多照片,许多故事,京秋越读越悲。原来,许久以来,他是她唯一的男人,她却只是他许多女人之一。

争吵在所难免。一个骤雨初歇的午后,她摔门而去,街道转角处却被疾驶而来的轿车撞倒。醒来是在医院的床上,只是失去了记忆。

我最爱的其实是你,余小刀说,就像这只口琴,你送给我,我曾经弄丢了,但又终于找到。京秋,我爱你。

京秋笑了。她想了想,坚定地摇头:我们再也不能重新开始了。

我们都回不去了。一粒沙,随潮入了海,哪怕再随潮回岸,已不是原来那粒了。

京秋没有送余小刀离开。她只是望着他的背影,在暮色四起的海边,缓缓伸出双手,比画出一个相框,咔嚓一声,他们的爱情只落得一帧悲凉在心的照片,

有一年的桂树下,一个男子吻了一个女子。桂花开得欢喜。京秋清楚记得,他用一个锋利的名字赐了她一些锋利的记忆。

月季花开,暗香浮动

在月季花香浮动的日子里,一袭白衣飘飘的少女,眼眸水般轻灵,深黑色的眼珠里透着少女特有的活跃与清纯,在花丛中慢慢悠悠的小步前行,洁白干净的手轻轻抚摸着花的绿意盈盈的叶儿。叶儿像一把把反射着青色光泽的起了褶皱的小扇子,在少女轻柔的碰触下摇摇头,抖抖身,仿佛被秋姑娘那万般温柔的手搔了庠,便像婴儿般傻傻的、纯真的笑起来,听,少女仿佛听到了叶儿的笑声,嘴角也微微的上扬,露出浅浅的小酒窝。

 

你看那花蕾,乳白中晕染了些许淡淡的鹅黄,小小的,饱满的,像是微微颤抖的婴儿的身体,那样可爱,那样弱不禁风,那样惹人怜爱!仔细欣赏,便又觉它像极了婴儿的小手,肉肉的,嫩嫩的,在风中轻轻摇摆,仿佛是小手在一张一弛。几个花蕾围成一圈,最大的那个特别的调皮,抢了几个的营养,拼命的向着阳光伸懒腰,它要赶在时间的前头,向阳光打招呼,以便博得秋日阳光的青睐。

看,月季花开了,有的像穿着雪白舞裙公主,在空中不断的旋转着,沉醉自己的美丽;有的开得像穿着时尚礼服的模特,不修边幅,不讲轮廓,这边伸出它我纤细的手臂,那边又像又叠罗汉似的重了几层;有的有开得富态,像极了那天上披着白色轻纱跳舞的仙女;有的开得极雅致,像雪域高原线上的雪莲,白得清纯,白得娇嫩,白得如阳光下那位白衣飘飘的少女!

在这片月季花丛中,少女轻轻的走着,跳着,旋转着,极目远眺,在另一片花丛中,有着各色的月季花,红色的,紫色的、的、蓝色的,各种形态,各种模样,姿态万千,妖娆多姿。有的像翩翩起舞的蝴蝶,迎风展翅;有的像毛茸茸的雪球,开得丰满可爱;有的像宫廷舞女,身披彩带,衣裙华美绝伦,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抹微笑,就足以触动所有人的心跳!

月季花香,自古有名。少女是闻香而来的,在浓浓的花香中,少女观叶赏花。走着走着,少女被这浓得化不开的香气紧紧环绕,这香入了鼻,润了肺,醉了心房!一阵轻风吹来,香气便如透明的雪花在空中飞舞,少女张开双臂,任凭香风的温柔抚摸,好像,它要把少女卷到天上,连着五彩斑斓的月季花一起,飞到云朵的最高处!

轻轻地提起步伐,生怕伤了这些自然界的尤物。绿叶一片片,迷醉一重重!轻风挑逗着齐腰的月季花树,叶儿轻轻舞动,示意着友好。一些叶儿,长得缓慢,青绿中带着几分嫩黄,像还未发育成熟的黄毛小子;一些叶儿,贪婪吸收着土地的营养,长得丰满油亮,已经颇有绅士的范儿。轻轻抚摸这些可爱的小生物,感觉它们是那么的脆弱。薄薄的身躯,仿佛是一片绿色的纸,柔嫩轻盈;又似天上的云朵,轻飘飘,一阵风便可将它们吹得瑟瑟发抖。仔细看,树儿的顶端已长出了花蕾,三五成群束于一棵树上,吸收着母体的精元。风儿,是它们传递花语的使者;阳光,是它们即将绽放的力量;雨水,是它们展开笑脸的动力。

向纵深的海洋深处寻找,发现,这里的海拔更高,阳光更充足,看啊,一朵,两朵,三朵,从近及远,好几处的月季盈盈盛放!种种颜色,各种姿态,妩媚万千!这一朵,手指般大小,洁白如雪,淡雅如略施粉黛的邻家少女,清纯娇小,却透露出藏不住的少女风韵;那一朵,一层层,一片片,由里向放旋转式地开放着,如舞蹈中的妙龄少女,穿着层层叠叠的舞衣,在深秋的阳光中,在轻摇的微风中,在绿色的舞台中,毫不隐藏婀娜的身段,曼妙的舞姿,心无旁骛地陶醉在绿野秋光里。

远处,有一雅舍,专供爱好月季之人品尝月季茶香。此处便是少女最终所达之处。此处花茶,不同超市的那样经过加工和包装,它重在新鲜、天然、荼香更弥久悠远!少女坐在古色古香的石凳上,清洗茶具,将少量花茶放入滚烫水中浸泡,期间,茶壶轻轻摇动几下,让荼香弥漫到水中的每一处,少顷,少女将茶倒入小巧玲珑的瓷杯中,将长发往后捋,将鼻子稍稍靠近瓷杯,用手轻轻将香气扇入鼻子里,此时,茶香通往少女的头部、全身的经脉、血管里

一口茶下去,五脏六腑开始放松,少女的思绪却不断起伏,曾经,少女爱上一位如月季花般的男子,他英俊、儒雅、大方,最吸引她的就是他也喜欢月季和月季花茶。山盟海誓,有月季作证,每次看到他,她就有一种清新的感觉,每次握着他的手,就有一种温暖的甜蜜,如喝到月季的芳香的甜;每次拥入他的怀抱,就有一种丝丝入扣传遍全身的幸福感:那是男子的体香抑或是月季花香环绕全身的感觉呢?

如今,我与少女在茶社相遇。有一朵月季花儿,四片相连,似停驻在树尖的蝴蝶,美丽优雅,清淡无暇。我欲蹲下,闻其香味,只见一袭白衣的她,早已亲吻了这可人的花儿。好香啊!她月季花般清雅的声音如天籁之声飘入我的耳朵,如喝了一口月季花茶,香了鼻间,润了嗓子,醉了心田!

我蹲下,想看清她的面容,于是四目相对,她的眼如月季一般在阳光下流露出清新与纯洁;她的肤色如月季一般晶莹透白;她的发,披在胸前,如月季花的海洋,飘着迷人的芳香!我们相视一笑,起身,朝茉月季开得最绚烂的地方走去。

我们谈着对花的喜爱,谈着花的香气,谈着一切有关花的故事。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每个周末的早上,我们会不约而同地在花海中相遇。我坐在茶亭里,将新鲜采摘的月季花放进古色古香的茶壶中,待一旁清冽的泉水煮沸,便将它倒入茶壶中,花儿跟着水的流动,欢快地跳起舞来,自然有力地扭动着身躯,兴高采烈地唱着幽幽清香的歌谣。她坐在我的对面,面前有一张木制的褐色长桌,桌上放着七弦琴,你挺直腰杆,稍稍侧着头,将秀发习惯性地拂置胸前,不一会儿,一曲《月季花香》便悠悠荡荡飘于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