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5 月 22nd, 2024

中了一张彩票之后

 

把自己的恋爱故事记录下来,想到以前的时候我会翻看我们的故事,我们究竟记录了什么样的爱情故事呢?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中了一张彩票之后,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1

我驾驶着一辆两厢富康,灵巧的打着方向,穿行在车流如织的三环路上。

这是下班的高峰期。

一天开了四个会,写了两份会议纪要,一份工作计划。

工作的第三个年头,所有的积蓄换来了这辆小车。虚荣么?我用的是自己的积蓄。

车子驶入了中关村边上的小区,房子是80年代建造了,绿色的爬墙虎覆盖了水泥外墙,有一些破败。但是,租金不菲。

租金是由两个人分担的,我和自己的男朋友。这种异性合租的模式,在现在的年轻人中,是不鲜见的。当然,经济上并没有一五一十的划分,如果出去吃饭,当然是他买单。谁说男女是平等的?

推门进去,宏伟已经先到家了,一张口就指责我令他久等。他的脾气越来越大,想必心中的不满也越积越多吧。

我们住在一起,抱怨比较多的是宏伟。

我记起早上出门的时候他在身后的声音。

喂,你又穿这件粉红的裙子了,花枝招展的,难怪女上司不喜欢你,待我出门之时,他又在身后叫,你看看你的鞋根,都坏了。即将发生争执,一看时候不早,我摔门而去。

难道要我检讨,是是是。

他们同居三年,磨尽了我的意气。这也许就是同居的坏处吧,未来充满变数,可是心态上已经开始疲惫。

略微收拾停当,一起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餐,地点在必胜客。主要是宏伟的一帮大学同学,以及各自的女朋友。我自告奋勇的去装沙拉,我装的又快,又多,又好看。席间大伙都在,笑话真是精彩。

小虎的女朋友金丽是从上海投奔他来的网友。我刚刚去香港出了趟公差,金丽曾经托我买了五张sk-Ⅱ的面膜。她当即掏钱出来,一定要货钱两清。

数了数钞票,差两块零头。我摆摆手,算了算了。

不行,她从钱包中摸出一张彩票,拿去,面值两元。

我骇笑,这就是上海人的作风吧。没办法,只能收下了。我自己是从来不买彩票的,因为从来不认为自己运气好。

从小,我就不是个爱出风头的女孩子,虽然我长的清秀可人。如果有两个女孩一同出现,我也一定会以第二女主角的姿态定位自己。

2

周末的早上,可以睡一个懒觉。睁开眼来,宏伟已经在厨房里煮好了一锅白粥,加上超市买来的榄菜。心中有一些感动,我幸福的叹了口气。

小小的客厅里摆放了一个兼做餐桌的茶几,慵懒的把腿搭上去,用遥控器随意的打开了电视。我很少看电视,除了早上上班前的新闻节目。

画面跳转到了图文频道,分贝突然变高。本期的中奖号码是,电光火石之间,她回忆起来了金丽给的那张纸片,末位的数字是一样的。急忙找出来确认,是的,号码完全一样。也就是说,我已经是500万元人民币的得主了。

还没有回过神来,宏伟从卧室中拖出了一个旅行包,发什么呆,我先走了,晚上记着关掉煤气阀。我想起来了,他一早说过周末两天的kickoff。

我抬头望了他一眼,他看上去盛气凌人,脸上是习惯的不耐烦的表情。他看上去那么不顺眼,我发现自己的眼光挑剔了,是钱在作怪么?

一瞬间,我决定了,暂时不告诉他。

心中的激动无法平抑,我梳洗了一下,套上一条样式简单的牛仔裤。漫无目的的冲出了家门,去哪里呢?不自觉的步入了一间百货公司,这里客人很少,汇集了本城的名牌,一间间的专卖店装修的如广寒宫一般。

辞职,一定要辞职,我握了一下拳头,又松开了,中了大奖,谁敢派我不是。

自己的上司是个女的,我交上去的报告,她如姨太太做旗袍,是非改不可的。然后所有的功劳都归于自己,一有闪失,统统推向我。

人家说自己升职无望的时候,头上有一个玻璃天花板。我则认为自己顶着一堵钢筋混凝土天花板。

徘徊了半天,才来了一个店员懒懒的招呼我。

不能怪人家势利,我从头到脚都是从雅秀洮来的假CK。不是我不爱奢华,条件达不到,我宁愿朴素到底,而不愿半调子讲究。客人的经济状况,店员小姐锐利的鼻子一下子就能闻出来了。

买了一条皮带,500元,还有同色的皮鞋,2000元。

这两个小物件,已经超过了月薪的半数。

3

心中突然闪过一丝阴影,如果去兑奖,一定会曝光,金丽会来争夺彩票的归属吧?

我掏出自己的手机,给公司的法律顾问许凯打一个电话。他们在同一层办公,在茶水间说过几句闲话,算是有一点交情。

不过,这算不上什么,许凯好像和每个过得去的女孩子都有交情,最喜欢打听别人的出身背景。他是那种自认为有女人缘的男人,总是一副人不风流枉少年的态度。如果得到未来岳家的帮趁,可以少去奋斗10多年吧。

顾不上唐突,急急拨出了许凯的号码。

许凯听了事情的原委,当即打车过来,两人在商场下面的星巴克碰面。

许凯一见面就风趣的问候我,开口讲了一个笑话。然后才切入正题,询问我金丽交与我彩票的细节。

不怕不怕,他的逻辑是,即使有人证明金丽给过我彩票,也无人注意号码。所以,不能证明金丽给我的是中奖的那一张。

我本能的觉得不妥,这是让我去抵赖。

许凯搭在我座椅靠背的手,移到了我的肩上。不要想太多了,周一就去兑奖,这两天我陪你散散心吧。

我微笑,太小看自己了,他一定把自己当成没有见过市面的小家女,一点手段就会乖乖上当。

公司里那些有来头的女孩子不会给许凯的,我一样不会给。

想到这里,我吓一跳,自己本不是工于心计的人,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奸诈?

4

周一早起来到公司,准备辞职。

一到工位上,就接到了上司陈小姐的电话,我在你的报告中的附件中发现了一个错别字,你是干什么吃的?。

咦,难道公司你开的?我是你养活的?,这是我第一次顶撞她。

我撇了一下嘴,并没有生气,且慢请辞,本小姐倒是要奉陪一下。

照例,上午是部门例会。到了会议室,才发现,今天有一个主管的副总裁参加,主题是我负责的一个项目论证。难怪一早那个责难的电话,是要陈小姐压一压我的的气焰,防止我过度表现吧。

汇报进度的时候,陈小姐的声线放的极之妩媚,和副总裁对视的时候,目光又谦逊,又有无穷含义。

陈小姐的月薪,不过刚刚过万,这样的辛苦,实属不易啊,我感叹。

终于轮到我说话了,我把项目的不足,决策的失误,可能引发的风险,一五一十的合盘托出。有500万兜低,怕什么。

全场鸦雀无声了好几分钟,我象皇帝新装中的说出实情的孩子。

副总裁开口了,这个项目从此由我全权负责,直接象他本人汇报。为了管理方便,我即刻调入业务发展部。

陈小姐的嘴巴张开,又合拢。

啊,这倒是我从来不敢奢望的,回到工位上,想了一下,从电脑中删除了那封没有完稿的辞职信。

5

今天提前下班,为了避开许凯的纠缠,我决定回家取彩票,自己单独去兑奖。

回到家里,发现房间清理过了,对了,宏伟今天上午结束郊区的kickoff,返回了家里。

明明记得彩票放在梳妆台的闹钟下面,怎么不见了?

近乎疯狂的寻找了一番,还是不见踪影。

强迫自己静下来,联络宏伟,问他有没有发现。

我收拾房间,你还不领情?那些没用的成年破纸片,我上午回家统统给你扔掉了。他的口气,仍然那么盛气凌人。

他不是我的理想伴侣。你这么厌烦我,那么,我离开你。

啊,原来是黄粱一梦,那500万,终究不属于我。

我跌坐在地板上,觉得浑身都没有了力气。一共72小时,幸亏还不算太久。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放到富康的后备箱里,临出门时,把房门钥匙放在了门厅的地毯下面。

我想好了回答宏伟的话,同居不是适合女孩子的生活方式,原谅我。

不自觉的想起梅格瑞恩在电影《隔世情缘》中说过的一句话,Ileftmybesttimeonyou.,泪水悄无声息的滑下了两腮。

车子开到了表姐的楼下,我按响了门铃。

看到我的样子,表姐一下子就知道了,脸上挂出了一副我早就说过的表情。她帮我把箱子抬进门,我早告诉过你,他不适合你。

我明白了,我点点头。

那么,是谁启发了你?,表姐追问道。

我想一想,是一张彩票。

qg13.com扩展阅读

一张老照片

在一起的时候一定会发生很多的事情,记录爱情本身就是一件浪漫的事情,我们究竟记录了什么样的爱情故事呢?下面是小编收集整理的一张老照片,欢迎阅读与收藏。

 

近日翻出了一张老照片,这张照片已经四十多年了。这是我九岁,妹妹更是很小的时候和母亲一起照的。是我第一次照相,也是第一次到那么远的县城照相。

为什么要照这张照片已经记不清楚原因了,只记得这张照片照得不是那么很容易。

那个时候,照张相要跑到县城的照相馆才能照成。从村里到县城20多里地,一家人一起去县城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儿。掂对了不短的时间,最后倒也终于完成了这件事儿,可也留下了不少的遗憾。

对于孩子们来说,到县城里去照相,自然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了。从听到了这个消息起就开始做准备,想象着照相是什么样的,走多长时间才能到县城,县城有多大,是不是要穿新衣服才能照相,心里不时地想着这些,等待着这一天早点到来。

孩子对这事儿是这样想的,大人和孩子们想的就不一样的了。

是母亲执意要去照这张相片的,父亲却不怎么乐意这事儿。原因主要是发愁怎么才能带着几个孩子一起到那么远的地方去。那时候整个村上没有几辆自行车。会骑自行车的人,别说女人们,男人们也都寥寥无几。想借来辆自行车用用倒也能借来,主要是一辆自行车带不了这么多人,让谁去,不让谁去,这可是比借辆自行车更让人犯愁的事儿。

商量来商量去最后的结果是,骑自行车分两次把我们几个人带到县城。具体安排是我坐在自行车的大梁上,母亲坐在后椅架上抱着妹妹先到照相馆等着,返回来再接一趟弟弟,等弟弟到齐了一起再照。

弟弟比我小两岁,头天晚上给他说好,早晨你先不用起得那么早,可以继续睡懒觉,醒了可不要乱跑,在家里等着回来接你。说的时候弟弟一脸的不高兴,生怕落下不让他去,嘟嘟囔囔一嘴的不满意,可能是白天玩的太累的缘故,稀里糊涂的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一行四人就出发了。刚走到村口就被自行车主拦了下来,说是让我们尽早赶回来,家里还有别人等着着急用车。没有办法,只有答应人家尽快赶回来了。看来是没办法再回来接弟弟去照相了。

大概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到了县城,匆匆忙忙找到了照相馆,照了这张人员不齐的照片。

县城里有马路,马路上有不少行人,也有车夫吆喝使唤着牲畜行走着的马车。路边电线杆和树干上拴着喝水吃草的牲畜,马车就停在了旁边。自行车寥寥无几,看上去还不及马车多。

匆忙的在十字路口吃了烧饼和熬菜,坐上自行车继续往回赶。路上没记得母亲说上几句话,只听见嘟囔了句回去怎么给老二说吧。

刚到村口,车主早已在那里等着了。回到家里,给弟弟拿出了烧饼,说是照相馆没开门,我们就赶回来了,等哪天开了门儿再去照吧。弟弟吃了烧饼,因为说是等哪天再去,也没怎纠缠这事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去了。

这张弟兄三个只有我和妹妹,没有弟弟参加的照片就这样照完了,回来后一直压在了箱子底下,没怎么见过母亲拿出来看几次。

四十年多过去了,弟弟现在自己有几辆货车和轿车,一天不知道要跑上几趟县城。也没再想过,那个时候去趟县城怎么会是那么样的难。

好一张选票

又是一年农村选举时。

 

在群众的眼里,杏花村的邵帅与张明俩人成了这次村长竞选的焦点人物。

邵帅的姑爷是镇里的乡长,邵帅也是这次镇里提名的候选人物,而张明则是村委会选举的,没有多少后台背景,但多少代表了是群众真实的心声,其实,明人都知道,张明只不过是陪衬罢了。但张明不这么想,张明想志在必得,于是俩人便展开了私下斗争。

邵帅为了能顺利当上村长,每天晚上拉拢村民去饭店大吃大喝,俗话说的好:拿人手软,吃人嘴软,好多村民酒后都表示愿意选他!

张明也毫不示弱,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也来宴请村民吃喝玩乐,的确也有一批死党追随他。

选举这天,有村民怕镇里暗箱操作,张明吃亏,要求公正公开现场投票。镇里负责监督的领导微笑着表示同意。

一个小时过去,双方票数你追我赶,彼此不差上下,此时,两人都开始头上冒汗了,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一场谁也都输不起的战争,因为大家都花了大把的钞票,全指望干上村长大捞一把,挽回损失。

但人群里有一个大学生,始终保持沉默,耐心地观看局势发展。

又过一会儿,投票箱里的票据终于读完了,主持人宣布150票对150票,全场一片哗然。

镇里负责监督的领导顿时就纳闷了,明明现场发下去有效票据是301票,现在怎么会少一票呢?正当大家也莫名其妙,互相讨论的时候,大学生手里高举着一张票,冷静的走上了主席台,他扬了扬手里的票说:“各位领导,乡亲们,我这手里还有一张关键的票!至于要投谁,大家说了算,好不好?”

“好!”众人立刻欢呼起来!监督领导也默认了。

大学生说:“大家都知道,村长是个不大的小官,可是,作用很大,有的人为了能当上这个小官,不惜一切代价,走后门,托关系,花了大把大把的钞票来拉拢老百姓,目的何在?说白了,就不是能顺利的当上村长吗!那么,他们将来肯定必贪无疑,最起码,他们要捞回他们所在你们身上所花费的每一分钱吧!我说的对不对?”

“对”!群众异口同声的高喊。

此时,邵帅与张明听了大学生的话,羞的满脸通红脸……

大学生扭头又对邵帅与张明说:“我问你们,假若你们真的有一位当上了村长,你们对本村有和规划和治理?”

邵帅与张明根本没有以后的打算,一下子都被问蒙了。

大学生又激动的追问:“你们可知习总的两学一做;你们可知什么是社会主义亥心价值观?”

俩人不约而同地摇摇头说:“不知道!”

“各位领导,各位乡亲,这样的领导你们要嘛?”大学生举着票据大声的呼喊。

“不要,不要,不要!……”群众站起来高呼。

“假若有这样一个人,他把人民群众的困难,看成自己的困难;他把人民的忧愁,当做自己的忧愁;他准备带领大家一起共同致富,他还准备立下军令状,一年不见效,自动辞职……您们愿意不愿意让他来干村长?”大学生慷慨演讲完,转身在黑板上用力地写下,手中最后一张票上自己的名字。

“愿意,愿意,愿意……”乡亲们快乐地振臂高呼。

镇里监督领导快步走上前,紧紧地握着大学生的手说:“小伙子,我也愿意你当村长,愿意全国有像你这样更多的大学生来当村长,来带领当地群众共建我们美丽的中国梦!”

那一张张笑脸

那一张张笑脸

 

看见一张笑脸,你内心的感触是什么?

有人说,像花开一样美好,像冬日里的阳光一样温暖。

又有人说,看见了笑脸,即使自己再怎么不开心,也会由衷地以微笑回应他们。

我一直嚷嚷着要打工,于是到了高考毕业的暑假就打起了工,打工的地方就在我家店子对面,母亲经常坐在对面,看着我工作。由于是一家包子店,打工的时候就免不了与人接触。第一天工作,我很开心,不管来来往往是谁,都给他们一句问候与一份微笑,老人们看着我的笑脸,一一夸赞我是个温暖的小太阳。不过这一天工作实在太累,由于店子是新开的,人流太多,老板还是个书生,没有经验。我们一行店员工作了十三个小时,不仅没有停止过干活,连坐都不能做(这是包子店的规矩)。一下班,母亲就走过来扶着我,我第一次站这么久,腿自然软了。

之后的日子去上班,腿渐渐习惯了长久地站立,也不会再软了。我每天一早五点起来蒸包子,包饺子,包各种各样的小花样,售卖食品,忙忙碌碌奔前走后,实在太累,精神在一段时间里长期处于疲乏阶段。再加上有时候会拿错东西挨顾客的一顿骂,有时候又会把食物错手掉在地上,老板那责怪的目光经常让我心神一跳。记得有一次,我帮胖胖的华哥炸东西,油箱里的油太少,我看见旁边有一个矿泉水瓶里装着油,就哗啦啦地倒了进去,谁知油箱一阵响亮的滋滋声,老板从外面问讯而来,询问怎么了。华哥说替我打着圆场说,小琪,她把茶看成了油不小心倒了进去,不过原来油箱里的油是老油,用了十几天了,现在正好换换。老板转而看着我,目光如锯,我羞愧地低下头,心里一阵冷汗。老板看了我十几秒钟,我等了如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老板才回答,下次小心点。这样的疲惫一直持续着,我的笑容渐渐少了,同时年轻的店员们也很少再对顾客笑了。

有一天,一位老奶奶过来买东西,是一位好久不见的老顾客。颤巍巍地走过来,一过来就对我们笑着说:小太阳们,我要又一斤酥米饺哦。听到老奶奶的小太阳称呼,我才意识到我们很久没有笑了,工作的疲惫让我们没有力气再去欢笑。我们一行人或许都意识到了这一点,连忙笑着跟老奶奶拿着东西,问着她最近状况。

每一次下班,我都疲惫着吃不下饭,这时母亲就总会跑到商店帮我买一只酸奶开胃。有时候,母亲忍不住叫我不要工作了,我默默无声,她就叫我偷一偷懒,趁老板不在时像店里其他店员一样去店里坐一坐,可是我就是一根筋,做事起来总不愿意停。

到了打工要结束的前几天,我和一个长久对我充满敌意的女生发生了争执,她不停地骂我,我不愿意回话。心里太难受,一股气就扔下了口罩跑出了店子。天灰蒙蒙的,有点黑,还好我家店子就在对面,我不会迷路。我一窝蜂地冲进我家店子里,躲在厕所里哭,好似要把这些天受的所有委屈全部哭出来。母亲打开没有锁的厕所,走到我跟前,摸着我的头,问我怎么了。我阴郁地回答着,我不干了,我不干了,我不想工作了。母亲一直等着我哭完,等了很久,一直在店里卖东西的父亲,顾客一走,也跑过来问我怎么了。我揉了揉眼睛,深呼吸稳住紊乱的气息,平静地说着事情的来龙去脉,可说完后,泪水鼻涕又一脸。

母亲拿了一卷纸过来,帮我擦着鼻涕笑着说:这么大姑娘了,还哭着跟三岁小孩似的,丢丢脸呀。我还以为是什么事,不就是同事排挤你吗?这么寻常的一件事就足以把你当初对打工的向往与追求吹灭了,太不值了。

我丝毫不羞愧地说:我是大人,也可以哭。我真的受不了。

母亲摇摇头说:我曾经受过很多人的白眼,可是我从来没有哭出来,人家看着我每天都笑,还以为我天生是一个快乐的人。其实每一个微笑的人,会在偷偷心里流泪。为了生活,为了你们三姐弟的学费。我不得不干上商人这门职业,它不是我的所爱,更不是人们笑脸相对的职业,可是为了生活,我要微笑下去,谁知道这样的微笑以后会不会成真。商人经常被人批判成只会看钱的眼睛,我有些时候为了顾客的利益为他们介绍产品,可他们经常不相信我,还讽刺我,可是我也必须保持我的笑容,对他们示以微笑。

母亲拿着纸巾帮我擦着眼泪,继续说:没有任何人,喜欢看你哭泣,所有人,都希望他们逢着的是一张笑脸,然而我们自己也希望自己面对困难时,露出的是微笑。你同事对你的排挤,工作的辛劳,都是工作对你的考验,难道仅仅因为这些考验的阻碍就失去你原本对工作的向往吗?

我用水敷了敷红肿的双眼,把刘海放下下遮住双眼,戴上工作帽,走出店子,牵出一个微笑。店外,太阳已经出来了,暂时蔽日的乌云,无法避去它发光发热的渴望。

回到包子店里,我看到一位阿姨在我家店外卖着水果,对来往的每一个路人微笑,即使他们不买,她依旧微笑。

我不知道她今天是否是真正地开心,还是的微笑,可是我知道,在每一张愿意微笑的脸下都有一颗坚强的心。他们渴望着幸福的来临,即使不幸经常造访,可是继续微笑,总有一天微笑会成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