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5 月 21st, 2024

闪婚后,我的生活“不断战斗”

 

我真的尽可能远离像我丈夫的家人这样的人

讲述人:尚伟

性别女

年龄:38岁

职业:店主

“大龄剩女”的闪婚

这两天学校放暑假,儿子也回家了。 父亲李锐趁机重提老话:“我妈说,放暑假了,你要自己打理店里,太要照顾家人了。” 来吧,她和爸爸可以过来帮忙……”

我拒绝了:“店里的东西没有那么多,而且我可以带他去店里做作业,就不打扰他们了。” 李瑞不敢再说什么,但没过多久,弟弟就打电话给我,骂我不孝顺,多年来不照顾公公婆婆。

这年头,到处都有人想闹事。 我知道他的计划是什么。 只是他老婆跟父母闹矛盾,所以想趁暑假让老爷子带着儿子去我家露营,他还说那是个好地方。 帮我照顾孩子们。 我也不甘示弱,回骂他说:“我不欠你家人什么,我妈妈很孝顺,你闭嘴吧。”

李锐哥哥说我不关心公婆,就是不让公公婆和我们住在一起。 然而,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因的。 恋爱的时候,我也对婚姻充满了幻想,想和对方的家人和睦相处,但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这么美好的家庭。

10年前,我在一次相亲中认识了李锐。 那时我已经28岁了,还没有男朋友。 我的父母急了,到处请人给我介绍人。 李锐是我妈妈的一个老同学介绍认识的。 一起吃完饭后,我发现他不善说话,也没有什么爱好。 我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介绍人说,他家里有房子,有稳定的工作。 他之所以没有女朋友,是因为他性格内向,但他应该找一个这么诚实的人过自己的生活。 介绍人的话让我父母很感动,他们极力劝说我和他约会。

李锐确实是个老实人。 他没有独立的意见,凡事总是向我征求意见。 如果我叫他往东走,他就不敢往西走。 我故意试探他,让他在一家热门餐厅订位。 他在门口排了两个小时的队。 我去的时候,他依然微笑着,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 我去买了100元一斤的樱桃。 他高兴地冲过去结账,问我一斤够吗? 后来我想了想,觉得找个这样的老公就好了。

我们交往不到半年,他向我求婚,我同意了。 我回家带着户口本去领证。

新房改造成出租屋

李锐有一个比他早结婚的弟弟,婚后和父母住在一起。 介绍人说,李锐的父母给他买了一套婚房。 在他们与他交往期间,他在工作场所旁边租了一套房子。 他说新房正在装修,我就没有仔细询问。

在准备婚礼之前,我的父母说他们想看看我们的房子。 李锐带我来到一个新建的小区,那里的房价均价非常高。 虽然房子装修比较简单,但是我和爸爸妈妈都很满意。 当时我还有点惊讶:弟弟先结婚了,他买的房子比我哥哥的差远了。 难道他心里就没有任何的反对吗? 但我心里只有这个疑问,也不好意思问。

李锐妈妈给了我18000元的礼物。 虽然钱不多,但考虑到他们家刚买了房子,我也能理解。 他的母亲接着表明了她的立场,并表示她不​​会接受婚礼期间亲戚们送的任何礼物,并将它们全部送给我们。

婚礼结束后,我才发现这完全是一个骗局:婚礼第二天,李锐就向我坦白,婚房不是他买的,而是租的,并说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当他父母给他弟弟买房子的时候,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所以他妈妈就萌生了把房子租下来的想法,并交了一年的房租,这样他就可以瞒着我结婚了。不忍心让老爷子为自己的婚姻操心,就答应了。

我气得哭着说他们一家人都是骗子,我要跟他离婚。 他还哭着说他对不起我,但如果我相信他,他会努力工作,努力赚钱,尽快买下属于我们自己的房子。

妈妈听说这件事后很震惊,打电话给她的同学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介绍人说她也被蒙在鼓里,还打电话给婆婆骂。 但看到李锐认错的态度很好,妈妈就劝说我,婆家这样做是不厚道的,但也可能是真的有困难。 既然我们结婚了,这些事情就让它过去吧。 只要李蕊蕊对我好就可以了。

虽然后来我原谅了李锐,但心里始终有一根刺。 现在回想起来,介绍人对李锐“诚实本分”的描述,完全是一种讽刺。 即使这个骗局不是他策划的,但他仍然参与其中。 而且,在这件事上,我的公公婆婆甚至没有向我们家道歉。 他们大概以为,饭已经熟了,我们再闹也没用,也懒得再行动了。

等待“摘桃子”的机会

妈妈总是劝我不要生气,好好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她帮我们凑了首付,买了一套100平米的房子。 她说房子太小了,带孩子不方便。

在父母的支持下,我们如愿搬进了自己的房子。 真没想到公公婆婆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摘桃子”。

起初,他们自信地说想搬来和我们一起住。 原因是他们和小儿媳妇有矛盾,不愿意和她住在一起。 而且,他们的房子太小,只有70平米左右,多人居住不方便。 李锐一告诉我,我就恼火了:你父母卖房子给小儿子买房的时候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吗? 他们用房租骗我娶你,我根本不在乎。 现在我妈妈正在为此付出代价。 他们怎么好意思对自己买的房子提出这样的要求?

李锐也觉得很尴尬,就告诉妈妈,房子是岳父岳母买的,房产证上有薇薇的名字。 他妈妈一听,生气地打电话给我,质问:“房产证上怎么有你的名字?他不是交钱的吗?你欺负我儿子是傻子吗?” 我回答她:“你儿子不傻,他是穷。这套房子的首付他付了两万元,这两万元还是我们夫妻共同财产,因为他从我手里领结婚证的时候“他的银行卡里只有几千块钱,连办个宴会的钱都不够,我都给他了。” 她在电话里无言以对。

我怀孕后,公公婆婆提出要过来“照顾”我,我断然拒绝:别说照顾我,他们来了我也得照顾他们。 我婆婆不会做饭,所以她做的每道菜都会加很多盐和酱油。 每道菜的味道都一样——咸得可怕。 我的岳父更是像个老人了。 他每天在家里翘着二郎腿吃饭,一边看电视、看报纸。 当垃圾桶满了的时候,他甚至懒得下楼去倒垃圾。

我的父亲是一位高级厨师。 他多年来一直在单位食堂做饭。 家里来了客人,他做的每一盘菜都会被吃到没有汤剩。 我妈妈最大的爱好就是保持房子一尘不染。 如果有灰尘,她就得反复擦干净,就像有强迫症一样。

为了打消公公婆婆“照顾我”的想法,我说服了父母搬进我们家。 此举激怒了李瑞的父母。 他们告诉遇到的每个人,他们有两个儿子,一个不如一个,看来老了就要流落街头了。 我懒得去理会:如果你的担心成真,何不反思一下你的教育或你自己的行为是否有问题。

难缠的姻亲

每当我和家人发生矛盾时,李瑞总是试图讲和,或者躲到一边一言不发。

有一次我让他回家告诉父母不要再打扰我,他就收拾好被窝跑到办公室睡了几天。 他还说我们想闹就闹,他就眼不见心不烦。

儿子出生后,我还在工作,父母一直帮忙照顾。 孩子两岁多的时候,妈妈就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 她患上了高血压并住院治疗。 我父亲不得不和她一起躺在床上。 李锐表示会让父母帮忙照顾几天孩子,等我妈妈出院了再放他们走。 我当时实在无法自己解决,所以就同意了。

没想到请神容易,送神难。 妈妈从医院出来了,但公公婆婆还是不肯离开,说妈妈身体不好,不能累,就帮忙照顾孩子。 我妈客气了一点,我公公婆婆就霸占了客房。 晚上回到家,我看到爸爸妈妈的衣服和用品都堆在客厅里。 婆婆还“好心”地给他们在沙发上铺了毯子和被子。 我立即把李锐的枕头和被子扔出主卧,对他说:“你去沙发上睡吧,我爸妈睡在这里。”

最可恨的是,公公婆婆经常因为儿子不在场而惹我父母生气。 公公喜欢吃面食,婆婆居然还吩咐爸爸妈妈在家包饺子、包子。 妈妈给孩子喂牛奶,婆婆对她说:“薇薇太娇弱了,我让她多吃点,她不肯,所以没奶了。别人母乳喂养的孩子才长得更好。” ”。

妈妈实在忍无可忍,对我说,既然公公婆婆要照顾孙子,就让他们照顾吧,她就可以跟爸爸回家了。 妈妈身体不好,我实在不想让她太累,就送她回家了。 然后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就辞职了,对李锐说,放了你父母吧。 从现在开始,我在家照顾孩子,孩子上幼儿园我就找点事做。

从这个时候起,我和公婆之间的矛盾就越来越激烈了。 李锐的哥哥也觉得我开车送他父母回他家,引起家庭矛盾,所以对我不好。

其实,只要有选择,谁不想让老人帮忙照顾孩子,安心打拼事业呢? 但我别无选择。 儿子上幼儿园后,我就做起了微商,开了一家卖小饰品的店,一边赚钱一边照顾他。 我真的是尽可能远离我丈夫的家人。

文章中人物均为化名

没有我们,只有他们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欲打铁,自强不息。 如果一个女人有能力,家庭条件又不差,父母家可以出钱给她买一套婚房,放在她的名下。 她也可以毫不犹豫地辞去工作回家照顾孩子,因为她有信心随时回来,找到谋生之道。 。 这样的女人不会妥协,因为没有必要,她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

她自信地拒绝让婆婆侵入她自己的小世界。 在婆媳界限分明的环境下,这似乎是很自然的事情。 但当对方没有界限感时,这就成为冲突的导火索。 冲突并不是因为婆婆想进小房子,儿媳妇不同意。 冲突源于两方的观念冲突。 进不进屋只是一种表现。 就这样。

为了儿子的婚姻而卖掉自己的房子的父母心里没有任何私利。 他们可以为了孩子而牺牲自己的利益,但也正是这种牺牲,给孩子以后的生活带来了难以预料的麻烦。 一个人没有自己,他的眼里就没有别人。 他只能理解“我们”这个共同体。 但当孩子结婚成家后,他就不再是“我们”,他变成了“他们”。

父母最终会认识到这一点:没有我们,只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