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23rd, 2024

当初嫁给付笛墨的时候我很痛苦所以我巧妙地把她和她娘家划清了界限

你们养活了我,我这十年的工资都还清了。

 

妈妈,就这样吧。

我妈想要我老公_老公想要儿子我很郁闷_老公想要不给老公生气怎么办/

“姐,我手机坏了。”

结婚第三十九天,晚上9点36分,妻子单慧正在洗澡,她的手机上弹出一条消息。

不偏不倚,遮住了我们结婚照的屏保。

遮住我和她的笑脸。

发信人是她的哥哥。

从恋爱到结婚,这个场景对我来说并不陌生。

交往了三年,我看到她收到了好几条来自她哥哥的消息。 他们总是直率、简单、粗鲁,连招呼都不打。

但我不在乎。

这次也是。

瞬间我就玩不下去了。 我下了床,走出了卧室。 我倒了一杯水就回来了。 我坐在床边,看着短信发呆。

“老公,你在做什么?”

几分钟后,妻子进来了,用毛巾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问道。

“哦,你的留言。”

我把手机递给她,接过她手里的毛巾,帮她擦头发。

“哎,他怎么又想买手机了?”

再次?

我擦头发的手停了下来。

“这个月他要了三次钱,一次是平板电脑,一次是电脑,这一次是手机……”

妻子转过身来,一脸惊讶地向我愤怒地抱怨。

“也许我只是想要钱,没关系,给他就行了。”

我微笑着高兴地说。

我老婆是人力资源专员,月薪6000,每个月换三件大事。 可见她的工资根本不够。

剩下的钱自然是从股份里拿的——这笔钱她哥哥已经盯上了。

反正总共也就五万多块钱,送人也放心。

“你真的想送给他吗?”

一边抱怨,妻子见我表情没有变化,一直微笑着,似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不等我点头确认,我就把钱转给了她哥哥,还说道:“Pidan,你告诉我们妈妈吧。”

我为什么要告诉我婆婆? 我没问。

“老公,你真好。”

妻子把手机扔到床上,转过身来,抱住我,用鼻子蹭我。

“我的头发还没干呢~”

我抱住她,扶她坐起来,帮她擦干头发。

吹风机嗡嗡作响,引出了我心中的烦躁。 直到我感觉五脏六腑都松了口气,她的头发才干了。

“亲爱的,我有件事想告诉你。”

缠绵过后,我抱住了她,一想到她给哥哥递钱的利落动作,心里就更难受了。

我老婆是伏地魔,我在恋爱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在爱上我之前,她会把一半的工资留给自己。

我知道她的自信是因为我。 我是一名程序员,月薪15000。

那个时候我就觉得没什么了。 我可以帮助我弟弟。 我们不是外人。 我们是一家人,我们互相帮助。

但后来我发现她的情况越来越不好。 自从谈恋爱之后,哥哥每个月要钱的次数都多了。

她对每一个要求都目不转睛地答应,把自己的工资全部交给了哥哥。

订婚后,我用自己的积蓄和父母的帮助,在三线城市枫城买了一套房子。

每个月他要偿还8000多元的房贷和车贷,还有生活费。

结婚前,善慧曾交叉手指,憧憬着我们的婚姻生活:

用你的工资还清贷款后,剩下的存起来,用我的工资作为生活费。 生活质量不高也不低。 那个怎么样?

当时我爽快地点点头,配合她想象婚后的生活。

她很高兴,我也很高兴。

但我心里知道,她的工资不能花在这个家里。

现在,我是对的。

结婚仅仅一个多月,她的一万多元钱就被抢走了。

单慧没有意识到,也许是因为他觉得我们的条件更好,没有后顾之忧。

婚房是我家买的,是她名下的; 我买了车,她没付一分钱。

但无论条件有多好,你也不能承受这样的麻烦。

“怎么了?你看起来很认真的样子啊~”

她用手臂搂住我的脖子,开玩笑地问道。

“是啊,我的工作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今天公司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岗位需要调整。

我的年龄恰好在建议戒烟的老年人名单上。 也就是说,未来一段时间,我们还是要靠个人的钱来生存。 ”

我坐了起来,声音沉重的说道。

我今年三十五岁,我的妻子二十八岁。 这就是我容忍她的原因。

除了晚恋晚婚之外,她还很漂亮。 虽然我不是她第一个男人,但她对我还是很好。

公司确实开过会议,确实有裁员名单,但我不在。

在结婚之前,我就早就意识到这一天会到来,所以我提前找了一份工作,并和他们约定三个月后辞职——

目前公司规定要求辞职必须提前两个月宣布。

我在那里待了一个月,决定解决我和妻子之间的这个小问题。

那里的工资比这家公司高了两万。

但我不能直接告诉我的妻子

因为我明里暗里跟她讲了三遍她帮助弟弟作妖的事,她总是说从左耳进,从右耳出。

我之所以选择今天这么说,是因为两周后我就要离职了。

“啊?怎么这么突然?你到底是老员工?你已经一千多年没有涨工资了……”

呃,分钱,我,我妈上次说她想用,因为她没有足够的钱来更换我弟弟的车…

呃,没关系,老公,我来了,我一个月就六千多了,你慢慢找新工作的话,我们就可以到啦~”

妻子很紧张,她说话的方式让我一时不高兴。

她其实是担心自己没有足够的钱给哥哥换车? 最后,你看着我悲伤的脸,象征性地安慰了我?

这一举动让我更加确信自己必须尽快改变她的想法,否则后患无穷。

对于我的妻子来说,她是一个如此顽固的支持者,说教是行不通的。 她必须自己吸取教训,主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好吧,如果你能去的话,就去睡觉吧,别紧张,这些钱应该是他们用的,如果不能的话,我就找人借一下~”

我勉强笑了笑,语气里带着些许不满。

“老公,别着急,再帮帮他们吧。”

老婆又钻进我怀里,尝试了蜜汁把戏,看得我傻眼了。

“我们能帮什么,不能帮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

我继续依次安慰她。 如果我不说这句话,她就会继续闹。

在她眼里,她能喜欢我这个迟钝的人,是我的福气。 我之所以能娶她,是因为我的祖先烧了八世香。

所以,我要把钱拿出来,我必须心甘情愿。

不仅她这么认为,她的父母也这么认为。

我记得她第一次带我回去时,她的父母问她的收入、年龄、在家做什么。

我有多少积蓄,有没有兄弟姐妹等等问题,盘问着我的九世祖。

最后,她的父母交换了眼神对我说:

“钟健,我家只有两个孩子,小惠是一个妹妹,她还有一个弟弟。

我们年纪越来越大了,退休工资也不多了。 将来你必须帮助我们。 ”

我点点头:“本来就是这样,以后我们两个有困难的时候,你们两个也会帮忙的吧?”

她的父母尴尬地笑了笑,结束了谈话。

亲戚之间互相帮助是人之常情。

但显然,我所理解的帮派和他们所说的完全不一样。

Pidan的行为告诉我,“帮助意味着,我会回应我的请求,无论我的请求是否合理。”

我的妻子并不认为这是夸张,而是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另一方面,当我告诉她“尽管有巨大的阻力却嫁给了她”时,我并不完全相信。

以为我在逗她。

我有那么好笑吗? 我平时说话很少,与人的接触也很有限。 我只有两个最好的朋友和伙伴,我的父母和我的两个姐妹。

热恋的时候,我带她去哥们儿吃饭好几次,每次她哥哥都给我发信息,

然后她把视频调了过来,两人聊得很开心,然后转钱作为片尾曲,兄弟俩都傻眼了;

哥们儿劝我:“以后多赚点钱,不然都不够我姐夫买手机了!”

她跟着我回家见她的父母。 回来的路上,父母给了她两千块钱的红包和一堆纪念品。 她看着那堆特产,自言自语道:

“这包好像很甜,妈妈喜欢吃;爸爸经常提起这个,弟弟好像也喜欢吃……”

父母在她面前什么也没说,又给了她一些。

但我们回来后,他们却着急了。

“儿子,你要仔细想一想,我们现在年纪大了,也不能凑合了,那个女人老是说起她的家人,你注意了,你要是这样一时半会儿就算了,但是你如果你一直这样做,就得掂量一下。”

“妈,你放心,我理解她,她不会这么做的。”

我确实喜欢她,而且我也同意父母说的,所以权衡之后我撒了谎。

有那么一瞬间,我什至为他们感到难过。

然而,很快,善慧就用他的行动让我知道,我对这个人的看法并没有错。

买房没多久,妈妈就病了,医生说需要手术,至少要花20万元。

当我接到爸爸的电话时,我心里着急,我刚买了房子,手里没有那么多钱。

我一边向同事朋友借,一边也告诉了山惠,然后马不停蹄地回到了家乡。

当我匆匆赶往医院时,善慧就在我身后赶到了。

那天,她还穿着工作服,从包里拿出一张卡片,不由分说地塞给我,满头大汗。

“这是五万,拿去付吧!”

那一刻,我除了感激之外,还为她感到愧疚和遗憾。 我什至暗暗不满她帮助我弟弟。

她把我推到付款台,然后上去照顾我妈妈。

从住院到出院,她守在床边7天没有睡觉。 效果很好,医生后来说不需要手术。

整整七天,我和父母都觉得我们没有看错人。 在他成为我们的人之前,他是如此体贴。

“老婆,这些钱没用,拿回去给你父母吧。”

回来后,我把卡给了她。

她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她所有的钱都用来帮助弟弟了,肯定是父母给的。

但她接下来的话让我惊呆了:“我父母怎么会这么好心?他们不会救你父母的,他们说这与他们无关。如果我们没事的话,我从同事和姐妹那里得到了钱。” ”。 ”。

正是这句话让我确信我必须给她一个教训。

不,准确的说,是让她自己去体验。

我的父母和婆婆没有帮助我,也没有说什么。 毕竟,他们确实是隔了一层。

但我们,一对年轻夫妇,遇到了麻烦。 房贷、车贷都还不起,姐夫时不时借钱,生活费也有问题。 他们帮不了什么忙,对吧?

他们事先就同意了。

但我失算了。 我的计划才刚刚开始,还没来得及和公婆说话,善慧就住院了。

结婚前,善慧的一侧乳房总是疼痛,隐隐约约有肿块。

当时我就建议她好好检查一下。

但她始终不听,“阿姨马上就来了,没关系,我以前也是这样的。”

每次看到她疼痛后什么也不做,我就不放在心上。

可昨天晚上——我刚从公司办完辞职手续回到家,就看到她捂着胸口,脸上满是汗珠,脸色苍白,趴在沙发上。

“亲爱的,怎么了?”

我连忙放下包,紧张地问道。

“老公,好痛……”

她咬着牙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听到了牙齿的声音,痛得浑身发抖。

我没时间详细询问,就叫了救护车。

“这可能是肿瘤。”

检查完成后,我拿着检查单给医生看。 我没有任何表情,差点晕过去。

肿瘤在我心目中一直是癌症的绰号。

“医生是吗?你再看一下,她还不到三十岁,还没有生过孩子,怎么会得这种病呢?”

“现在这些人年纪都小了,你先做好准备,明天我们再进行进一步的检查。”

“要准备什么?”

“这些钱如果是良性的还好,如果是恶性的——算了,先准备七八万,以后就不用担心了。”

7万到8万元对我来说已经成了一个天文数字。 虽然一个月后就进新公司,工资也比较高,但是并不能解眼前的渴。

这个月,我的工资扣除各种贷款,只剩下几千块钱,再加上四万多元的股份钱。

才五万而已。

我迷迷糊糊地走出医生办公室,想给父母打电话,但一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只好作罢。

“老公,你怎么了?医生不是告诉我有炎症吗?你的脸怎么看起来像末世一样?是肿瘤吗?”

进入病房后,止痛药起效了,单慧紧张地问道。

我知道我不会演戏,脸上的笑容一定比哭还难看。

“没事,老婆,医生说是良性的,明天检查一下,做个小手术就没事了。”

我不想向她隐瞒,因为在救护车上,善慧告诉我,她早就怀疑这是肿瘤了。

另外,医生给她诊断时一直皱着眉头。 她并没有昏迷,所以她无法隐藏。

“老公,对不起,你刚刚辞职了,本来想请假带你去散散心,现在却担心我……对了,多少钱?”

善慧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哭,而是笑着安慰我,眼里含着泪水。

“只要你能好起来,我不在乎花多少钱!”

我的意思是我所说的。

“好吧,你不用担心,你不告诉我我也知道。我查了一下,肿瘤手术一般要十万左右,有的高一些,有的低一些。我妈妈有一些钱,再加上我们手头有的,已经足够了。”

说着,她就拿起手机,直接给婆婆打了电话。 我上前阻止她,她却把我推到一边。

“妈妈,我得了乳腺肿瘤,需要手术,还剩下五万块钱,明天给我打电话吧。”

看看接下来的精彩内容:

第三次拨打这个号码时,电话接通了。

但婆婆的回答让我们俩都大吃一惊。

我妻子总是用这种语气和她妈妈说话。

她的母亲和哥哥用同样的语气对她说话。

不难理解为什么她无视我停止帮助这个家庭的建议。

她也这么认为。 他们既是父母,又是兄弟姐妹,能说什么呢? 想要就说,有就给。

“这是我们家的家风啊!”

虽然我老婆很爱撒娇,有时还很孩子气,但她也很乐观。

尽管躺在病床上,她还是打开免提,带着教训我的意思,自信地看着我。

我不好意思地对她笑了笑,决定看看他们的家族传统。

“小慧,你说什么?乳腺肿瘤?不可能。你多大了?医生也可能误诊,多去医院检查一下,别吓到妈妈了……”

再说了,如果得了肿瘤,钟健不是应该给父母打电话吗? 你们都是他们家庭的一员……”

婆婆查了很多资料,终于找到了解决办法。

“妈,你的退休工资每个月有近两万块钱,我毕业之后就没花过家里的钱吧?

你说要给皮蛋买房子,我却想都不敢想。 我仍然不遗余力地帮助皮蛋。

我自己没有钱,就借给他,但他一直没有还。 可我现在躺在医院,你不愿意拿五万元? ”

我的妻子惊呆了,难以置信地看着手机。

沉默了几秒,她突然崩溃了,对着电话大喊大叫,哭得流鼻涕、流泪。

我把手机扔在地上,拔出针头,光着脚下床准备回老家一探究竟。

“老公,我错了,我感觉这个肿瘤来得正是时候!不然我就是个贱人,傻了!”

10

时间长了,她折腾累了,倒在我怀里哭了。

“亲爱的,我来了,我们先让护士打针好不好?”

我尽力稳定她的情绪。

由于失控,她打碎了输液瓶,大喊大叫,护士不敢上前。

我对她的关心,胜过亲眼看到公公婆婆的绝情,试图泄愤。

她是我的妻子,无论她发生什么事,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她。

“亲爱的,我们现在总共有五万,明天一早,

我刚刚给我的父母打电话,他们想出了一些办法。

不用担心费用。 配合医生检查和治疗。 如果你输了钱,你还可以再赚钱。 如果你失去了它,我的人生就完了……”

我并没有为自己的不幸幸灾乐祸。 医生的诊断也让我明白,钱是外在的东西。 人只要善良,人生就完整。

第二天一早,婆婆又打来电话。 就和昨晚一样,让医生好好看看,也查不到,就算查了,

妈妈肯定会接受的,最后还怪我过得不好。 不然我女儿怎么一嫁给我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不用说,单慧再次泪流满面,不敢相信这是她如此依赖、视她如掌上明珠的父母。

“我要和你断绝关系!我这些年给皮蛋的钱,都够付房子首付了!”

单慧对着电话喊道,盖上被子痛哭起来。

与此同时,我的父母恰好也到了病房。

他们双手颤抖地给了我一张卡,就像善慧给我钱一样。

“儿子,不管花多少钱,我们都会好好对待这个女孩,你不能不喜欢她,这是十万块钱。”

这是你两个姐姐和叔叔给的钱! 我还借给了别人,他们说今天会给我打电话! ”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丫头”这个名字是母亲因病出院后,老两口给善慧改的小名。

父亲把卡给了我后,就转身下楼了。 他说医院前面有一家卖床垫的商店,他让我妈妈晚上留在女孩身边照顾她。

妈妈拍拍我,擦干眼泪,进去看善慧。

因为收银台人太多,我再回头,就看到了这一幕。

11

“姑娘,姑娘,别害怕,妈妈在这里,你爸爸在这里,Kenko在这里,还有你的两个妹妹在这里。

我们治疗疾病。 妈妈知道你感觉不舒服。 如果你想哭,就用力哭吧。 哭完了,多吃点,配合医生给你治疗吧!

妈妈不会说话,但妈妈知道,无论你以后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是妈妈的女儿。

你不知道,妈妈生病的那段日子里,你们两个姐妹可没有你们那么勤快,抢着给我打扫卫生……

今天我们接到了 Kenzi 的电话。 我们很着急,就请人送我们去机场。

买了票,上了飞机,一眨眼就看到了你……只要你一天不舒服,妈妈一天都不走! ”

妈妈不知道善慧为什么哭。 她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儿媳妇的被子,擦干眼泪安慰她。

“妈妈,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几分钟后,善慧推开被子,满脸泪水地扑进妈妈怀里,放声大哭。

“姑娘,人吃五谷杂粮怎么可能不生病呢?

生病是一件好事。 只要病灶出来了,以后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吧? ”

我的母亲,那个曾经让我考虑善惠是否适合结婚的母亲,把善惠抱在怀里,

就像小时候一样,我会安慰不小心撞到头的妹妹。 我用手抚摸她的头发,语气诚恳地说。

那天,在妈妈的安慰下,妻子渐渐平静下来,再次露出了没心没肺的笑容。

在配合检查的同时,她还批评了我妈妈的各种小毛病,比如从不把袜子扔进洗衣机,不经吩咐不催促不知道换衣服等等。

说起开心的事,两个人一起笑了。

这两天,婆婆没有再打来电话。

第三天,姐夫转了一万块钱给我老婆,说:“姐姐,请好好照顾你的医生。”

没有进一步的了。

当我苦苦等待几天的结果并不断向神祈求祝福时,

奇迹发生了。 医生说是良性的,做个小手术就可以了。

又过了一天,手术成功了。

这个结果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妈妈松了口气,“姑娘你看,妈妈说得对吗?老天不会惩罚好人的!”

爸爸高兴极了,抽着烟,眼睛闪闪发亮,“好吧,好吧,好吧。

让你妈妈好好照顾这个女孩。 爸爸先回去跟她们说说话,让你们两个姐妹放心。 ”

“爸,我们打个电话不行吗?跟我回家休息吧。”

12

有两三天,父亲就睡在走廊的长凳上。 两三天的时间,他们借的钱源源不断地进来,将近十万元。

“不不,我在这里不方便,你放心吧,Kenzi,好好对待那女孩,别惹她生气了。”

爸爸向我们挥挥手就走了。

又一周后,善慧出院了。

那天晚上,婆婆打来电话说:“女儿,你怎么样?”

“我不能死,从现在开始,不要让我向皮蛋要钱,不然我就得不到;

我也不会给。 就这样吧。 妈妈给我准备了饭菜,但是冷了之后就不好吃了。 ”

“白眼狼,我妈把你养这么大了,却没见过你这么亲切地叫我!”

电话那头,婆婆勃然大怒。

“你养活我,我这十年的工资都还清了,妈,就这样了。”

善慧没有再哭了,而是接过妈妈带来的食物,开开心心地吃起来。

在妈妈的照顾下,善慧恢复得很好,体重增加了十斤。

“妈妈,你看我,我胖了~”

半年后,单慧站在体重秤上,指着上面的数字跟妈妈撒娇。

“胖有什么不好?这才叫福啊!丫头,你再胖,连简子都不会嫌弃,不敢!”

妈妈看到自己的成绩非常高兴。

妈妈,这些天,我一开始还担心婆婆和儿媳妇相处不好,但最后妈妈从来没有干涉过我们。

她从不指指点点。 除了做饭、做家务、叫女孩吃药之外,她一般都会到外面去聊天。

她才来这里半年,就已经和楼下的叔叔阿姨打成一片了,真是太好玩了。

“妈妈,你怎么不回去看看我爸爸呢?他一个人不会做饭~”

我心里受不了——其实是寂寞难耐。 当我妈妈还在的时候,

为了怕她女儿恢复不好,她每天都叮嘱我,等她好了之前,不要碰她!

“好吧,姑娘身体好些了,妈妈就先回去了。不过,妈妈感觉,再过不到半年,她就会再次来这里……哈哈~”

“妈,为什么,为什么?我们还是要生活在两个人的世界里啊~”

我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她怀孕了,那女孩怀孕了,你能照顾好她吗?”

妈妈说着,用力拍着我的额头。

“妈妈,你放心,只要你怀孕了,我会第一个通知你的!”

妻子的眼睛红了,不情愿地抱住了妈妈。

我妈妈离开了。 我送妈妈回来后,我看到单慧手里拿着一个信封,拿着一张纸,哭了。

“老公,这是我妈妈留下的一万块钱,她说可以帮我补充身体。”

“好吧,以后就孝敬你妈妈了,还有,我们以后不能和你妈妈断绝关系,该帮忙的时候就帮忙,不该帮忙的时候就不帮忙…… ”

“我知道!废话太多了!”

我的妻子停止了哭泣,并用拳头击打我的胸部。

“对了,老婆,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骗了你……”

我紧紧握住她的手,坦白道,如果我不告诉她这件事,迟早会是一场灾难。

“我知道,后来我去你们公司给你们打抱不平,你们那个眉毛像蜡笔小新的同事拦住了我,小声的告诉我……”

她抬起头,说话的声音非常轻,让我起鸡皮疙瘩。 幸好我没有做任何其他让她后悔的事,否则小新会对我造成可怕的伤害。

“那你为什么不问我呢?”

我问。

“你问什么?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幸好,这个病让我明白了……”

她没有再说什么,用力咽下眼泪,赶紧换好衣服,“我们出去吃火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