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5 月 18th, 2024

与迅君相识已有十几年,那时因工作的际遇,他调入我们公司任法人代表,因工作关系我们接触较多。但那时,一方面因涉世不深的我不谙人情世故;另一方面自己又是那种不擅人际交往、不善与人交流沟通的封闭个性;再一方面因是上下级的关系,他作为领导工作繁忙,自然闲时不多,故而尽管我们接触频繁,实际上却没有太多的思想交流和情感沟通,因此相互间未能作更深入的了解。 那时对他最深刻直观的印象是,年轻有为又潇洒帅气。他性格爽朗,处世随和,有着敏捷的思维和极佳的口才,更有成熟男子的无穷魅力。更主要是他对我们这些下属工作和生活很是关心照顾。因而,我们在一起相处共事合作得还很是愉快。 那时各方面看上去非常不错的他,是有许多值得骄傲的资本的,但现在细细回想起来,实际上他却是不得志的。按常理他应该上升到一个更好发展空间,但因斗争的因素,他却从一个发展前景不错的行政单位的领导被贬到我们这个并不景气的公司任职。 那时因管理体制和运营模式的缺陷,公司长期经营管理不善,加上频繁的领导更换和的自然灾害,公司是矛盾重重、经济困顿、人心涣散,完全是一盘散沙。 来公司后,他面对的是一片萧条的景象,接手的也是一个烂摊子,但在困境面前他没有畏惧和退缩。他一心只想重整旗鼓有所作为,以便扭转乾坤。所以在熟悉了解情况后就着手整治,并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首先是开源节流,想方设法聚拢资金做点事实;其次就是励精图治,想尽快让公司走出困境,步入正轨;再次就是树立自身良好形象,做到正人先正己。只是公司早已是积重难返,处于那种内外交困举步维艰的局面。因以前长期管理不善,加上连年灾害,公司是负债累累,职工的工资长时间不能发放,许多实际问题无法解决,有些职工早就怨声载道,只顾个人和眼前利益,没有大局意识,更没有与公司同甘共苦的决心,甚至一昧的胡搅蛮缠,使得工作开展起来更是困难重重。有时开展些有意义的活动,作出创新的举动,往往被认作是搞形式是作秀。更雪上加霜的是,这年公司又遭遇百年难遇的洪灾的侵袭,而上面非但没有对公司大力扶持反而作出种种限制和打压,这使得公司陷入更深的困境。也使得他重振旗鼓的愿望和再创辉煌的理想成为泡影。那时经济上是捉襟见肘,为了筹措一笔资金,迅君常常是到处奔波四处求人,却是处处碰壁,有时真是弄得焦头烂额,种种无奈是无以言说。 1234